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姨姨再不来,小公主真的要死翘翘了,饿死的。”茉茉蹭在颜灵怀里撒娇,软乎乎的小身子,让人心一下就软乎了。

    “一桌子的零食都被你吃完了,还喊饿?”颜灵看着空荡荡的桌子,走上前将饭菜放下,才伸手抱起茉茉,喂她吃饭。

    小公主指着自己的肚子嘟哝:“左边是吃饭饭的,右边是吃蛋糕的,要两边都吃饱了,才不会饿!”

    颜灵:“……”

    胃只有一个,她还知道分成两半,一半用来吃饭,一半用来吃零食,吃货的世界,颜灵真的不懂。

    颜灵回过神,看向旁边,见瀚瀚已经自己搬着椅子过来,坐到桌子前,乖乖的吃饭,才专心的喂小公主。

    “姨姨,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去幼儿园,小林老师说要给小公主带好吃的饼干,她寄己做的……”茉茉嘴里包着一口饭,含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已经死掉了,小林老师肯定不会记得你的饼干了。”瀚瀚抬起黑漆漆的大眼睛,补刀。

    小公主粉雕玉琢的小脸立马垮了下来,双手托着腮,一脸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是鬼了咩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肿么会有小公主这么好看的鬼。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颜灵没忍住,一下就笑喷了。

    看着古灵精怪的两小只,忍不住将他们都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还好池少早有准备,防着严盛,否则现在两个可爱的小宝贝,就要变成冷冰冰的尸体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颜灵不禁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这就是豪门的生活吗?

    易海音从小也是在这里的环境下长大的吗?

    他的叔叔爱上了他妈妈,觊觎自己的大嫂,却陷入深深的自责,患上了抑郁症也不自知,却因为他妈妈怀孕,受到了刺激,将他妈妈绑架了,想要带着他妈妈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结果意外被他爷爷阻止,受不了刺激,自杀了。

    他爷爷老年丧子,打击太大,也跟着去了……

    易海音还没有出生,就因为他的出现,易家一下失去了两个至亲。

    他胎中受惊,本来就是易夫人艰难保住生下来的,易夫人因为难产,再也无法生育,而易海音从一出生就带着两条人命,从小就沉默寡言。

    懂事之后,知道自己是害死爷爷和叔叔的诱因,更是患上了厌弃自己的病症。

    他说,从小易家别墅里的佣人看着他,都带着同情,就像在提醒他,他是个不被亲叔叔欢迎,害死爷爷的凶手……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想过,当时的他,只是易夫人肚子里的一个胎儿,根本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,就害得易家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被诅咒的孩子,注定得不到幸福。

    “姨姨,你肿么了?你肿么哭了?”茉茉看着她红红的眼眶,软乎乎的小身子从她怀里爬起来,小胖手着急的要去给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想到一些事情了。”颜灵回过神,连忙伸手将眼泪擦干净,才继续喂小公主吃饭。

    可脑子里,还是一直在回荡着易海音的身影,担心着他现在过的怎么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