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夫人要瞒着易海音找人,肯定不如她快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先一步找到,她就不会让颜灵有机会被易夫人请回易家当少奶奶!

    颜灵,今天我受辱的这一巴掌,迟早会还到你身上!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司机恭敬的颔首,才发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杨家祖宅。

    靠近后院的墙边,蓦地翻进来一个人影,悄无声息的朝着夏长悦房间的方向疾掠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就跃上了阳台,从落地窗,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看见躺在床上的娇小人儿,严承池冷鸷的黑眸,变得柔和,卸下身上的戾气,放轻了脚步,朝着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坐在床边,安静的看着她恬静的睡颜。

    想起刚才在医院听见的谈话,他如墨的黑眸里,氤氲着一抹茫然的光芒。

    眼里全是迷惘,像是个迷路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“你来了怎么不叫我?”夏长悦像是嗅到他的味道,突然醒了过来,睁开眼睛,看见坐在床边的严承池,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身上不对劲的气息,娇小的身子,靠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他。”严承池蓦地伸手,将夏长悦紧紧的抱住,低头将妖魅的脸庞都埋进她的长发里,低沉的声音,透着压抑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安排车祸的人,真的就是他!”

    “你跟着管家去了医院,听见的?”夏长悦怔了怔,伸手抱住他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严承池薄唇紧抿着,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抱着他,谁都没有说话,过了好一会儿,夏长悦才松开手,转身去倒了一杯热牛奶,走回他身边,将牛奶递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还有我们,这些事情,都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,她晶莹双眸里的担忧,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接过牛奶杯,放到床头柜,重新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不通,就算他没有绝症,以他的年纪,也活不了多久了,他就是再当个十年的董事长,我也不会逼他,严家的继承人只有我,他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严承池垂眸看着怀里的夏长悦,眉心紧锁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,是我不知道的,我一定要查清楚,不会再让你们陷入危险当中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对上他坚定的目光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伸手抱住他冰冷的身体,给他温暖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厨房里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一道压抑的干呕声,从厨房里传来。

    没过几秒,就见颜灵纤细的身子,从厨房里跑了出来,一口气跑到旁边的洗手间,扶着马桶吐了。

    半响,才压住胸口的恶心,浑身无力的蹲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颜灵小姐,你没事吧?”管家见她不舒服,连忙将她扶了起来,扶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倒了杯热水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,我让医生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明叔在杨家当了一辈子的管家,向来是个慈祥的老人,不止疼爱夏长悦,对单纯的颜灵,也是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见颜灵脸色不对劲,立马着急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