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管家忙不迭的附和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夫人总算是放下心,没有再理会叫嚣的田美莹,而是看向管家。

    “音儿是个死心眼,偏执起来,谁的话都不听,你别管他,偷偷派人出去,在暗中调查颜灵的下落,一定要把人找到,找到之后,我亲自去跟她道歉,将她请回来!”

    既然误会是因她而起,她就是赔上这张老脸,也一定要帮儿子把媳妇追回来!

    “你们站在这里嘀咕什么,也不嫌风大?我怎么看着田家丫头在门外哭,音儿把人骂哭的?”易总刚从公司回来,看见妻子,提步朝着她走过去,伸手揽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别往我身上泼脏水,我儿子眼光那么高,才看不上她,她哭是因为我打的!”易夫人一人做事一人当,承认的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易总拧起眉:“易家跟田家算有点交情,你好端端的,跟一个晚辈计较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我只是打她一巴掌,已经是看在两家的交情上了,要不是她,我至于把儿媳妇气走,害得我儿子跟我决裂吗?”

    易夫人气鼓鼓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做什么了?”易总眉心拧得更紧了,看着一直不让他省心的妻子,打也舍不得,骂也舍不得,只能无奈的抱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说了你也帮不上忙,总之,这次只要音儿原谅我,我以后都不会再干涉他的事了。”易夫人依偎进丈夫的怀里,有些内疚的开口。

    都是因为她,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儿子,还得他语言障碍复发。

    她只要一想到易海音一整天一个人失魂落魄的从早坐到晚,她心里就难受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她宁可易海音冲着她发火,骂她一顿,哪怕打她出气也好。

    起码她心里能好受一点……

    “都怪你!生了个闷葫芦儿子,什么都闷在心里不肯说,他要是早一点将颜灵受过的伤害告诉我,我至于误会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成了我的错?”易总身体一僵,茫然的看着爱妻。

    “就怪你!就怪你!”易夫人被他一反问,更加委屈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都怪我,你儿子什么都好,坏毛病都像我,你好端端哭什么,我去揍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揍我儿子?我找你拼命!”易夫人急了。

    “不揍不揍,我去让他揍,让他出气总行了吧?”易总好不容易将人哄下来,哪里还顾得上易海音,搂着妻子就连忙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别墅外。

    被打了一巴掌,还被赶出来的田美莹,站在风口上,看着易总跟易夫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,捂着被打的脸,不甘心的咬牙。

    现在连易夫人都不帮她了,还要帮易海音找颜灵那个贱人。

    万一真的被易夫人找到,那她怎么办?

    不行,她偷偷爱了易海音这么多年,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!

    她得不到的,谁也别想得到!

    尤其是颜灵,她不配!

    田美莹眼底掠过一抹幽光,转身上车,“让田家的人去查颜灵的下落,一定要尽快找到她的藏身之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