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夫人,少爷交代过,他不想见到你。”老侍者一脸为难的提醒。

    易夫人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易海音考虑,可伤他最深的人,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易海音不能怨不能怪,甚至一句重话都没有对易夫人说。

    可他却不愿意再见易夫人,也不愿意再跟她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告诉他,我一定会帮他找到颜灵,帮他把误会解释清楚,让他不要怪妈妈……”易夫人眼眶泛泪,看着像是在没了灵魂的易海音,心口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易海音在乎的东西本来就不多,他总是很乖很安静的一个人坐着,平时连一个愿意说话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会一辈子这样,也做好了他一辈子这样的心理准备,可看过他在颜灵面前的样子,她却怎么也接受不了,他又重新变回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易夫人翻出手机,找出当初偷拍的那几张照片,看着照片上,抱着颜灵,眼睛里全是光芒的易海音,她握着手机的手,蓦地一紧,心里全是懊悔。

    是她亲手毁了自己儿子的幸福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,田小姐听说少爷醒了,说是想要来探望少爷,人就在门口。”管家走到易夫人身边,压低了声音提醒。

    听见田美莹的名字,易夫人眉心皱了皱,沉下声,“让她走,别说音儿现在不想看见她,我也不想看见她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一怔,旋即忙不迭的朝着大门跑去,准备打发田美莹离开。

    可没过久,管家又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田小姐说什么也不肯走,非要见你一面,说是有事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夫人眸光微闪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外套,才提步朝着大门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大门口,就看见站在寒风中,楚楚可怜的田美莹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外套很薄,像是刻意来装可怜一样,整个人都冻得脸色发白,一看见易夫人,就连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伯母,我听说海音哥哥病得很重,他人醒了吗?我能不能进去看看他?”田美莹妆容精致的脸上,满是对易海音的关心。

    换作以前,易夫人看见她这样,一定会不忍心拒绝,放她进去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已经不敢再干涉易海音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非要见我,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?”易夫人声音淡淡的,瞥了田美莹一眼。

    推开她抓着自己的手,疏离的启唇,“音儿他不想见外人,如果你没有什么事,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伯母,我还有事要跟你说!”田美莹一见易夫人要走,咬了咬唇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也顾不上思考易夫人为什么对她的态度变了,只听说易家动用了所有势力,在查找颜灵的下落,就慌的一秒都坐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提醒伯母,千万不要因为海音哥哥的病情,就对颜灵心软了,她那样充满心机的女人,恐怕背后还有什么人在帮她,想利用海音哥哥,否则凭她的背景,怎么可能躲得任何人都找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一个响亮的耳光,甩到了田美莹的脸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