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门外的人,瞬间都站直了身体,在外面等成一排,焦急的等待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一个是天堂还是地狱的结果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门从里面打开,两个戴着口罩的医生,从里面走了出来,伸手摘下口罩,表情凝重,冲着家属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宛如一道惊雷炸在脑子里,夏长悦身体一软,就晕倒在了严承池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杨木雅身体一软,差点站不住,管家连忙扶了她一把,两个人听见医生的话,瞬间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好好的,怎么会救不回来?都给我回去,继续抢救,要是救不活我的孩子,我就让你们陪葬!”

    严承池一手抱着夏长悦,一手揪住了医生的衣领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如墨的黑眸,氤氲着红色的光芒,仿佛淬了血的恶魔。

    “池少饶命,我们真的尽力了……”两个医生充满惊恐的求饶。

    严承池松开手,抱着夏长悦,咚的一声单膝跪在地上,妖魅的脸庞上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一场意外,让杨家上下陷入了一片悲痛之中。

    杨家的大门挂上了白布,就连佣人,都减少了一半,不允许在杨家祖宅里随意走动。

    传言,杨木雅深受打击,不仅公司没有心情去了,就连杨家的大门都不肯出了。

    每天都守着打击过重,水米不进的女儿身边。

    从意外发生至今,一个星期过去了,夏长悦几乎都是不吃不喝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,杨木雅只能让人灌她鸡汤,再不然,就是注射葡萄糖,短短的一个星期功夫,她人就瘦了一大圈,形若枯槁。

    “夫人,严家方面又来人问候了。”明叔走到杨木雅的身边提醒。

    闻言,杨木雅苍白的脸上,没有太多的表情,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就继续专心的喂着身边的夏长悦喝鸡汤。

    夏长悦双目呆滞的看着前方,只是在杨木雅的勺子递到嘴边的时候,会本能的张嘴。

    跟着明叔走进来的,是一直跟在严盛身边的管家。

    也是严盛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杨总,我家老爷知道两个孙儿出事的消息,打击太重,病情恶化的很快,一个星期内,已经抢救了好几次,好不容易才保住性命,无法下床亲自操持葬礼的事情,只能请杨家协助池少,送两个孩子最后一程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说着,红了眼睛,用衣角擦了擦眼角,又看向坐在杨木雅身边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见她真的跟传言那样,整个人都憔悴的不成样子,子瞳微微一闪。

    “瀚瀚和茉茉本就是我的外孙,不用严盛交代,我也会妥妥帖帖的安排他们的后市,回去转达你家主子,让他少在我面前惺惺作态,我不吃他那一套!”

    杨木雅握着汤碗的手一紧,扭头就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家的管家被讥讽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,不敢再多说什么,微微俯身,就离开了杨家。

    一走出杨家大门,管家的表情,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眼神阴狠,哪里还有刚才的痛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