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粑粑!”茉茉一看见严承池回来,迈开小短腿,就扑进他的双腿间,抱着他的大腿求抱抱。

    小公主刚才被吓到了,怕怕。

    茉茉一边装着可怜,一边已经眼巴巴的盯着严承池手里快融化的冰激凌,就等着他递给自己。

    见严承池终于将冰激凌递给她,抱着冰激凌就立马跑回瀚瀚身边,递给瀚瀚。

    “哥哥先吃!”哥哥刚才保护她了,她要疼哥哥。

    “你拿我买的冰激凌去孝敬你哥哥?”严承池身体一僵,脸瞬间黑了。

    手上还拿着另外一个准备给瀚瀚的冰激凌,现在倒是不知道该给谁了。

    内心满满都是被女儿背叛的憋屈……

    该死的小胖子,他刚才怎么就让人给跑了?应该抓回来再揍一顿!

    莫名其妙就让他丢了女儿的依赖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赏你!”严承池看着两个人一起吃一个冰激凌的兄妹俩,将手里的另外一个冰激凌,递给了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孩子……”夏长悦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他瞪了一眼,默默地伸手接过冰激凌,舔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见过刚才那个孩子吗?来头很大?”夏长悦想起什么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严承池想也不想的应道。

    快的根本不需要花时间思考。

    只要见过的人,他几乎都能过目不忘。

    更何况大家族里,各自都互相提防着,越是想要隐瞒的消息,越是容易被挖出来,所以彼此的底细,都知道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不记得谁家里有这么一个嚣张的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族里没有,那些自诩有钱的豪门,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去查?”严承池挑眉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只是有点好奇,还不想跟一个孩子计较。”夏长悦摇了摇头,将手上的冰激凌递到严承池的唇边。

    “很好吃,你要不要尝一口?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当我是你儿子?让我吃冰激凌?!”严承池脸黑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难不成把我当成你女儿,还给我买冰激凌?”夏长悦不甘示弱的反击。

    那眼神,活脱脱写着:要是他敢点头,就别想上她的床了!

    话落,刚才还一脸嫌弃的严承池,想也不想的低头咬了一口冰激凌,生吞了下去,死死的拧着眉,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用一脸吃毒药的表情,夸奖她手上的冰激凌,有没有考虑过她的心情?

    在游乐园玩了一天,两个玩过头的小家伙一上车,就累得睡着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将车速放慢,缓缓的朝着杨家的方向开。

    抵达杨家的时候,管家和颜灵就闻声出来,替他们将两个睡着的小家伙抱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易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夏长悦想起什么,蓦地问道。

    颜灵明显还放不下易海音,不让她知道易海音的情况,她是不会安心养好自己的身体的。

    “藏着易海音的女人,想着还敢来跟我打探消息,你就不怕我扭头将颜灵在你这里的消息泄露出去?”严承池越过档位,单手撑在她的座位旁,将她锁在自己的怀里,垂眸盯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