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有严承池在,夏长悦几乎不用操心。

    他带着两个孩子,还能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陪着瀚瀚玩刺激的游戏,给茉茉买各种好吃的。

    就连旋转木马这种幼稚到至极的游戏,严承池为了女儿,都亲自上阵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他高大的身躯,骑在一匹绵羊大小的白马上,笑得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就连坐在她怀里的瀚瀚,都跟着笑弯了眉眼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再敢嘲笑我试试看?”严承池回过头,看着坐在马车里的母子俩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不笑,我不笑了。”夏长悦从包里翻出手机,正准备偷偷给他拍张照片,就被严承池现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拍我的照片,我就拿你的果照当手机屏保!”严承池黑眸一眯,冷不丁的蹦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”夏长悦手一抖,手机差点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瞪直了眼睛看着不要脸的男人,听见周围其他人忍俊不禁的声音,简直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。

    她不能跟严承池比不要脸,他已经没有脸了

    木马一停下来,夏长悦就忙不迭的抱起瀚瀚,拔腿往外面跑,根本不敢抬头看周围人群戏谑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跑什么,不就开了句玩笑,这就害羞了,我还有更劲爆的”

    “严承池!”夏长悦脚步一顿,蓦地回过头瞪他,生怕他真的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。

    “唔,我没有聋,你不用喊这么大声,我听得见。”严承池走到她身边,低头在她的唇亲了亲,吐气如魅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粑粑,有冰激凌!”靠在他怀里的小公主一现新目标,晶莹的大眼睛,一下就亮了。

    拍着手,就要严承池抱她过去买。

    “这么远你都看得见,小吃货。”严承池刮了刮她的小鼻子,看了一眼额头上沁出薄汗,已经有些累了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将茉茉和瀚瀚都抱到旁边的长椅上,让夏长悦留下来陪着两个宝贝,才转身去买冰激凌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听着身边两个小家伙开心的笑声夏长悦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她以前也带过两个小宝贝到游乐园,可两个小家伙一看见别人都是爸爸妈妈陪着,就会一直追问自己为什么没有爸爸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们的问题。

    光是听见他们问起爸爸,就会想起严承池,想到心脏抽痛,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敢想,有一天他们一家四口,可以一起来游乐园

    这不仅是大小宝贝的梦想,也是她的。

    严承池替他们实现了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你们!两个讨厌鬼!”一道刺耳的声音,蓦地在耳边响起,打断了夏长悦的回忆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看见一个胖胖的小男生走到她们面前,看着瀚瀚和茉茉的眼神里,透着厌恶和记恨!

    “你才是讨厌鬼!阴魂不散的讨厌鬼!”

    茉茉昨天刚在电视里看见的台词,今天就照搬了出来,将挡在他们面前的小胖子给骂了回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这才想起来,眼前这个小胖子,就是那天在幼儿园欺负茉茉的同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