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盛看见他们转身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言语里,全是对两个孩子的关心。

    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夏长悦,就像根本没有看见这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夏长悦也一直没有打算开口喊他,只是陪着严承池静静的站着,现在突然听见严盛的话,眼底掠过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牵着严承池的手,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严承池反手握住了她的手,将她有些凉的小手,全都包裹进掌心里,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大伯放心养病,婚礼的事情,我自己可以安排,等你身体好些了,我会带瀚瀚和茉茉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终于不用再担心严家嫡系无后,要是能经常看见他们,我每天做梦,都能开心的笑醒。”严盛老眸泛红,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花,满眼不舍的看着两个出类拔萃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“爷爷拜拜,么么”茉茉见他哭了,撅着小嘴,就乖巧的送了两个飞吻。

    严承池和夏长悦带着两个小家伙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严承池敛着眸,安静的站在病房门口,突然不动了。

    伟岸的身躯,透着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夏长悦想问什么,他却突然看向她,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微微一动,安静的站在他的身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就连两个小家伙仿佛都感觉到了什么,就乖乖的陪他们站着,抿着小唇瓣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病房里,都没有传出任何动静,严承池神色平静,看不出在想什么,牵着他们母子女三人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刚才怎么了?”一出医院,夏长悦就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他刚才的反应,一直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对严盛,似乎也并不热情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在想,你这么笨,我得天天跟在你身边,才能保护好你和两个小家伙。”严承池伸手搂住她的腰,转身就将她按到车门上。

    黑眸深邃,一瞬不转的盯着她娇俏的脸庞。

    低头就准备亲她。

    “羞羞脸”两个小宝贝站在旁边,两只小胖手齐刷刷的遮住眼睛。

    下一秒,瀚瀚想起什么,嚯的放下手,准备上前抢妈妈,茉茉就跟着抱上前,一把抱住哥哥。

    “你不许欺负粑粑!”

    “夏舒茉,你个叛徒,你快放手”瀚瀚被茉茉紧紧的抱着,明明可以推开她,却怕她摔着,只能沉着小俊脸,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严舒茉,才不让你欺负粑粑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,莫名其妙就斗起嘴,将眼前旖旎万分的气氛,给破坏的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已经亲不下去的严承池,弱弱的伸手推了他一下,“还不快去抱你的小情人?都要为你打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们再生一个女儿!”严承池将她搂得更紧,盯着一心护着粑粑的小公主,声音里透着强势和自豪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”

    就因为女儿喜欢他,所以就生女儿。

    大总裁的思维,简直直白的就差没直接写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生男生女又不是她能决定的,她连还能不能生都不知道呢,他都开始操心起孩子的性别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