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海音吼完,红着眼,失望的看着易夫人,松开手,步伐沉重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的灵儿,为他做了这么多,最后却被逼走了

    连他的家人都在伤害她,她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美莹明明跟我说,颜灵是个有心机的女人,她连我的支票都不敢收,她分明就是心虚”

    易夫人深受打击的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想起易海音刚才说的话,心口狠狠的一震。

    他说,是他强迫了颜灵是那天晚上?

    那天晚上,她下的药,让易海音遇见的颜灵

    易夫人蓦地冲上前,伸手抓住了老侍者的手。

    “颜灵就是那天晚上,音儿遇见的女孩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夫人,这件事,你真的做错了,颜灵小姐是个很单纯的女孩,是少爷伤害了她,少爷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,一直很内疚,最开始只是想要找到她,给她补偿,是颜灵小姐的单纯善良,让少爷爱上了她,她从还不知道少爷身份的时候,就一直对少爷很好,那些传言都是谣言”

    老侍者皱着眉,看着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的易夫人,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他是接触颜灵时间最长的人。

    颜灵是他见过最真诚的女孩,否则也不会连冷情的易海音都被她打动。

    易夫人拿着支票去找颜灵,对颜灵而言,就已经是她的真心付出最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可颜灵却一句抱怨都没有,还隐瞒一切,默默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样乖巧的女孩,连他老人家都心疼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因为那些药我不知道颜灵有病,我一直以为,我”易夫人内疚的语无伦次,正惊慌失措的时候,就听见外面传到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佣人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少爷!快来人呀,少爷流了好多血,晕过了!”

    “音儿”易夫人回过神,什么都顾不上,就朝着客厅外冲出去。

    杨家祖宅里。

    颜灵一个人坐在院子的银杏树下,心脏忽然一阵抽痛,伸手按着胸口,皱起眉。

    她怎么了,不就是想到易海音,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才离开他短短的半个月,就像过了一个世纪。

    他的音容笑貌不仅没有变得模糊,还越来越清晰了

    颜灵指尖沾了冷掉的茶水,在茶几上,勾勒起他英俊的脸庞。

    眼神透着想念。

    易海音,我很想你,你知道吗?

    “灵儿,你大病初愈,怎么一个人跑到外面来坐着,万一又着凉。”夏长悦一看见她在外面,连忙拿着厚外套跑出来,披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林黛玉,不会风一吹就倒,你不用这么紧张。”颜灵见她来了,连忙将茶水泼到茶几上,模糊掉自己画的画像。

    可夏长悦已经看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放不下他,为什么不回去看看?我听说,他一直在找你,只是这几天,安静了些。”夏长悦握着她手,感觉到她指尖的冰冷,不放心的皱起眉。

    易家好像出了什么乱子,这几天一直在门外盯着杨家动静的人,突然撤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