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夫人一边布置着菜肴,一边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言语间,全是对易海音的关心和担忧。

    易海音站在餐厅外,看着处处为他着想的母亲,怎么也无法将她跟逼走颜灵的人联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她之前还那么高兴的想要见儿媳妇

    她说过不会嫌弃颜灵的家世背景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她要背着他去找颜灵?

    难怪,难怪他求婚的时候,颜灵的反应那么奇怪,她的眼神里明明写满了爱意,却一直不肯点头答应他。

    她突然主动亲他,是因为不能答应他的求婚。

    她早在将自己交给他之前,就做好了,要离开他的准备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爱他了,是不能爱了

    易海音垂在身侧的手,猛地握紧。

    原本就没有处理的伤口,瞬间又撕裂开,血滴顺着他的指缝,不停的滴到地板上,在地上晕开一朵朵的血梅

    “音儿,你终于肯出来了,我正准备让人去叫你啊!”易夫人看见他受伤的手,惊叫了一声,惊慌的冲上前,就想要去握他的手。

    易海音蓦地往后退,避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眼神冷冽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是你逼走灵儿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”易夫人一怔,对上他质问的双眸,子瞳一紧,说不出否认的话。

    “音儿,我们先处理你手上的伤好不好?先把血止住了,你要问什么,妈妈都愿意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。”易海音身体晃了晃,几乎要站不住的往后退,抵到了墙上,才稳住自己的身形,不敢置信的看着易夫人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灵儿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要强行逼走他喜欢的人,将他不喜欢的女人送到他的身边?

    他是活生生的人,不是他们的提线木偶。

    “音儿,我是为了你好,妈妈别的要求都没有,只是想要一个家世清白的女孩陪在你身边,可是你看看你喜欢的人,她丑闻缠人就算了,被爆出来私生活混乱,有私生子我都可以当作是污蔑,可是我亲耳听见,她让你身边的准备房事用的药,这样有心机的女人,怎么能留在你的身边,甚至嫁进我们易家!”

    易夫人将心里憋了许久的话,一口气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易海音错愕的样子,以为他刚知道颜灵的真面目太过震惊,心疼的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音儿,妈妈是不忍心看见你被一个女人欺骗,她伤了身体,还会伤了你的心”易夫人捂住易海音的流血的手,手腕却一下被易海音抓住了。

    他的力气很大,大到像是根本不受自己控制,要生生捏断易夫人的手。

    连眼神,都是易夫人从来见过的冷戾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,为什么要打着为我好的旗号,擅自做主?”易海音声音逼仄,每一个字,都像是从喉咙里逼出来。

    “可那些药,总不是我逼她准备的”

    “她是因为我!是我强要了她,让她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!她只是不想我内疚,才急着想要逼自己接受我,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