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伟岸的身躯,快的朝着阳台跑过去。

    一跃就从二楼跳了下去,闪身出了杨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夏长悦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,就见房门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杨木雅抱着瀚瀚,走了进来,一脸不悦,“瀚瀚在外面哭你怎么都没有听见?我看他们刚回来不适应,就让两个小宝贝都先跟你睡一段时间,免得他们做噩梦,吓坏孩子。”

    闻言,靠在她怀里装可怜的瀚瀚,黑漆漆的大眼睛里,掠过一道狡黠的光。

    越可怜兮兮的搂着杨木雅的脖子不放。

    “”夏长悦听见杨木雅的话,浑身抖了抖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

    某人一定会掐死她的!

    从头到尾,只有吃饱就睡的小公主,还甜滋滋的做着美梦,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易家别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音儿还是不愿意出来吗?他成天将自己关在书房里,除了呆就是呆,有时候一整天都不吃不喝的,这样下去,身体怎么守得了?”

    易夫人从沙上嚯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劝劝他!”

    “坐下,你就别去添乱了,我看得让他自己想明白,谁劝都没有用。”易总拉住爱妻,英气的眉宇间,透着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音儿这段时间,连公司的事情都不管了,全都丢给手下的人去处理,好几个案子都出了大大小小的问题,一口气全都报到我这里,我现在也是一个头两个大。”

    易总伸手揉了揉眉心,连续加班了好几天,又担心自己的儿子,他的脸色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易夫人一见丈夫不舒服,连忙吩咐管家准备安神茶,坐到他身边,就轻柔的给他捏着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也真是的,一把年纪了,还不会照顾自己,工作的事情忙不完就先放放,还想像年轻的时候那么拼命不成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儿子突然撂挑子,我也用不着拼命。”易总说着,拉住易夫人的手,让她坐到自己的怀里,抱着她感慨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家三口能有今天这样平静的日子,我已经很知足了,就算是死,也是死而无憾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!我不许你胡说八道,你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,想死得比我早,没门!”易夫人打断了他的话,立时就板起脸。

    “好,死得比你晚。”易总争不过娇妻,很爽快就认输,抱着她叮嘱。

    “音儿已经长大了,他是我易韦的儿子,哪怕不像普通的孩子黏着父母,可我知道,他心里还是爱重我们的,你要学着相信他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易夫人眼底掠过一道心虚,张了张嘴,犹豫着要不要将她找过颜灵的事情,告诉自己的丈夫。

    可她是亲耳听老侍者承认,颜灵让他买了那种药。

    还有她那些乱七八糟的丑闻

    她不过是去试探一下颜灵,如果颜灵不是心虚,为什么连支票都没有收,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“易总,夫人,不好了,少爷晕倒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