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大伯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,我只有你一个侄子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严家唯一的继承人,我怎么会真的害你”

    这四年,严盛对他无微不至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做的事情,却跟他印象中温厚威严的大伯,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,严盛只是对夏长悦有偏见,等他们结婚了,等严盛知道自己当了爷爷,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是他想得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眼变得幽暗,拿出手机,拨通了金特助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拿到我大伯完整的病例,我要知道,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得了癌症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严承池将手机丢到副驾驶座上,车头一转,就朝着杨家开过去。

    翻了院墙,爬了阳台,径直的进了夏长悦的房间。

    脱了外套,就进了她的被窝,将她娇小的身子,紧紧的拥进怀里。

    像是他生命里仅有的温暖,只能在她这里得到。

    “嗯”夏长悦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有个人抱住自己,警惕的绷紧身体,刚要推开他,嗅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,又顿住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严承池听见她带着刚着鼻音,像是在撒娇的声音,整个人立时变得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低头就堵住她的唇,大手在她身上不规矩的游走,刚要更进一步的时候,手就摸到了一只小爪子,浑身蓦地一僵。

    那只小爪子还会动,正嫌弃的推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夏长悦想起什么,脑子一下清醒过来,刚要推开严承池,就见他嚯的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,伸手打开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看着从被窝里钻出来的两小只,脸色瞬间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他们怎么会在你的床上!”某人黑着脸,怒吼道。

    白天跟他抢人,晚上还跟他抢人。

    小公主掀开漂亮的大眼睛,瞥了严承池一眼,就倒头接着睡了。

    软乎乎的小身子一翻,睡衣掀起来一块,露出白花花的小肚子,萌气十足的睡姿。

    “跟小悦悦睡”瀚瀚被吵醒,打了一个秀气的呵欠,就准备重新钻到夏长悦的怀里。

    刚一动,软糯糯的小身子,就被严承池给拎了起来,提步走到门边,拉开房门,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瀚瀚!”夏长悦紧张的爬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就见严承池拍了拍手,又朝着睡得正香的茉茉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眼神,活脱脱的写着:老婆的床,谁都不许跟我抢!

    “严承池,这是你女儿!”夏长悦顾不上去给瀚瀚开门,就连忙紧张的将睡在她身边的茉茉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生怕严承池将茉茉也给丢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房间?嗯!”严承池逼近夏长悦身边,如墨的黑眸,透着幽光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夏长悦还来不及抗议,怀里的茉茉就被严承池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,外婆,瀚瀚大王要跟小悦悦睡”稚嫩的哭声,从门外传来,带着杨木雅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严承池身体一僵,旋即,将怀里的小公主放到床上,咬牙:“算你儿子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