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叶明莎嚯的扯掉自己手腕上的纱布,将狰狞的伤口暴露在严承池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池,你看看,连老天都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,这是我为你留下的勋章,我们是天生一对!”

    “”严承池棱角分明的脸庞,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看着疯疯癫癫的叶明莎,眼里的冷戾渐渐消退,吩咐金特助去安排医生好好替她治疗,就转身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坐到车上,一拳重重的砸在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一双妖冶的子瞳,散着浓浓的冷鸷。

    他一早就觉得叶明莎自杀的事情有蹊跷,如今看来,这件事背后还有一个推手,在推动着整件事的展。

    是叶海,还是

    严承池心里跳出那个名字,手心就蓦地攥紧。

    在医院里,看见叶海从严盛病房里出来的那一幕,又从眼前掠过。

    严承池抓着方向盘的手一紧,动车子,就朝着严盛在的医院驶去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小时,他就抵达了医院。

    大步的进了严盛的p病房,却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我大伯人呢?他出什么事了?”严承池眉心紧蹙,凌厉的目光,扫向留在病房里的护士。

    “严董事长他、他去做检查了,还要一会儿才能回来。”护士紧张的说道,看见突然出现的严承池,神色十分慌张。

    “做检查为什么你们没有跟去?难不成是留下来放风吗?”严承池眸光微闪,走上前,就去拿严盛挂在床头的治疗病例。

    翻阅了几眼,才丢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大伯今天做的是什么检查,在哪个科室,你带我过去。”严承池随手指向一个护士。

    那名听见他的话,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支支吾吾的半天,都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大伯到底去哪里了?你们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就要他的命!”严承池一脚踹倒了旁边的椅子,沉下声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场,让病房里的几个护士都齐齐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池少饶命,我们真的不知道,严董事长是被他身边的人带走的,只让我们留在这里看着,没有告诉我们行踪,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里了”

    护士为了活命,一口气就将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身体一震。

    严盛对外宣称病重,根本下不了床,一直留在医院接受治疗,现在却忽然无缘无故的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临时过来,没有任何通知,根本不会现,他原来该病重下不了床的大伯,居然还能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,是他不知道的?

    严承池妖魅的脸庞,变得铁青,身侧的手握成拳,捏着咯咯作响,手背泛起青筋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来过的事情,不许泄露一个字,否则,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几个护士见逃过一劫,忙不迭的答应。

    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她们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严承池出了医院,一个人坐着车子里,耳边全是严盛对他慈爱关怀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严家最优秀的子孙,大伯看见你,就像看见你爸年轻的时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