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原本高贵傲慢的大小姐,如今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,脸色苍白,头散落

    在她身上,看不出半点世家小姐的高贵,只剩可悲。

    听见有脚步走进来,她连头都没有抬,就开始大吼。

    “出去!你们都出去!我是叶家大小姐,谁都不能看我的笑话,谁都不能!都给我滚出去”

    叶明莎双手抱着头,挡着自己的脸,努力的只给别人看见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自己现在声名狼藉,没有脸见人?

    严承池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当初若是算计的时候,肯替别人留一条生路,她自己又怎么会有今天?

    “池少,我看叶小姐精神不太正常,也问不出什么了,我们还是离开吧?”金特助跟在严承池身边,看见情绪崩溃的叶明莎,不放心的道。

    “池少池”刚才还疯狂的叶明莎,像是被什么触动到了,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缓缓的转过身,朝着他们看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站在门口的严承池,立时从窗台上跳了下来,朝着他方向飞快的跑过来。

    双手用力的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池,我就知道你还爱着我,你一定会来看我外面那些人说的都是假话,你一个字都不要听!他们嫉妒我,所以想要害我,我不会让他们如意的”

    “放手!”严承池拧眉,想也不想的将她拉开,冷眸透着深邃。

    上下的打量着看不出是不是在装疯的叶明莎。

    “叶家大小姐,就这点能耐?只是几篇报道,就把你逼疯了,当初自杀的勇气是怎么来的?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透着试探。

    只是一些流言蜚语,她就受不了了,当初步步紧逼,将小三的罪名往夏长悦身上扣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夏长悦会受不了?

    夏长悦无端被冤枉,都没有被他她逼疯,她自己做过的事情,真相曝光,她却疯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眉心紧蹙。

    “自杀?什么自杀?我没有自杀!我还没有成为你的妻子,我怎么会死我死了,不就便宜夏长悦那个贱人了?我是不会死的”

    叶明莎一听见他的话,情绪顿时又变得激动。

    眼里迸出浓烈的恨意,让人毫不怀疑,倘若夏长悦现在就站在她面前,叶明莎一定会上去将她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没有自杀?到底是怎么回事,给我说清楚!”严承池伸手擒住她的肩膀,将她拉到眼前,眼神变得冷戾。

    “好痛!池,你弄痛我了”叶明莎见他怒,立时变得柔弱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”严承池妖冶的子瞳缩紧,缓缓的松开手,垂眸看着她,尽量让自己的脸色变得缓和,见她安静下来,才重新问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有自杀,那怎么会伤的那么重?”严承池目光,落到她还缠着纱布的左手上。

    他让人查过当时叶明莎的病情,动脉被切断了,失血过多,她是真的差点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很难过,我不想离开你,但是爸爸不听我的,我就想吓吓他,可是我摔倒了,醒过来,我就在医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