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易海音!”夏长悦刚站起来,他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楼梯口。

    她没有上前阻止,只是安静的站在客厅里,任凭易海音一个人,将杨家上下都翻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要不要我叫人将易少爷拦下来?”管家走上前,恭敬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他,就让他找吧,找不到,他才会甘心离开。”夏长悦晶莹的双眸掠过复杂的光,身侧的双手紧了紧,抿着樱唇。

    看着易海音将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,却没有现颜灵的身影,情绪激动的冲下来,冲到夏长悦面前,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灵儿呢?她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先放手,你抓痛我了。”夏长悦肩膀吃痛,眉心紧紧的拧着,易海音的双手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一样,完全听不进她的话,只一心想要得到颜灵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她在哪里?我不同意分手,她这辈子都别想躲开我!”易海音沉下声,清冷的面容,透着少见的偏执和强势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这些没有用,灵儿她不想见你,自然会躲起来,世界那么大,想要避开一个人,太容易了,易海音,你该好好想想,她为什么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忍着痛,轻声的提醒。

    颜灵不想他母亲的事情曝光,不希望因为她,让易家重新陷入风暴中。

    可她自己呢?

    默默的吞下所有的委屈,为易海音付出了所有,只能落得个东躲西藏的日子。

    颜灵能受这样的委屈,夏长悦却见不得自己最好的朋友,这么委曲求全。

    “”易海音身体微晃,松开抓着夏长悦的手,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灵儿说跟他在一起太累了,她受不了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,也受够了他的偏执,她不想再继续爱他了

    不爱他了,所以离开。

    看她怎么能说不爱就不爱了?

    那他的爱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易海音深受打击般,差点站不住往后倒,伸手扶住沙,停在那里喘息。

    他俊美的脸庞,五官立体,黑眸深邃,此刻,却在他的脸上找不到半点的血色,透明如纸,像是随时会倒下来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没事吧?”夏长悦想要上前扶他,却被他狠狠的推开了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有人碰他,这个夏长悦一直知道。

    可她记得,他跟颜灵在一起之后,这些毛病都改了很多,几乎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,和任何人交流。

    现在,是因为愤怒,所以不喜欢她的靠近吗?

    夏长悦没有勉强他,只是吩咐管家去叫医生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的脸色很难看,还是看一看医生吧,我相信就算灵儿砸这里,也不会希望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舍不得,就让她出来。”易海音听见颜灵的名字,嚯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像个偏执的孩子,固执的执着着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,心里,脑子里,都只有颜灵,现在任何人的话,他都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医生来了,他却径直的越过医生,提步出了杨家,没有离开,而是站在寒风中,凝视着杨家大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