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杨木雅话落,没有给任何人解释的机会,抱着茉茉,就朝着医务室走过去。

    心疼的从护士手里接过药膏,往她的小脸上擦。

    “外婆吹吹,不疼啊”杨木雅看着自己的小宝贝被欺负成这个样子,心口一阵一阵的抽痛,真是恨不得再把那对奇葩母子找出来揍一顿!

    “小公主不疼,哥哥有帮我打坏人,可厉害了!”茉茉抱住杨木雅的脖子,蹭到她怀里。

    “外婆刚才也可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”杨木雅身体一震,替小公主擦药的动作一顿,看着她晶莹的大眼睛,血液里涌动着悸动。

    替小公主擦完药,才将瀚瀚也抱到怀里,替他检查有没有哪里伤到。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幼儿园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久久等不到他们的严承池,也开着车来了幼儿园。

    正好跟出来的夏长悦遇上了。

    听说自己的小公主被人欺负了,严承池的俊脸顿时黑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粑粑,小公主脸痛痛!”茉茉头一转,扑到严承池的怀里撒娇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撅着小嘴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可惨可惨了,回家可以吃一块蛋糕咩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三个大人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狡黠,明显在博取同情换蛋糕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旋即,齐刷刷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,不用演了,回去让你吃蛋糕!瀚哥哥今天保护妹妹也很棒,也要奖励一块蛋糕。”夏长悦抱着瀚瀚,在他精致的小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脊背蓦地一凉,扭头一看见,就现某人正醋意十足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像是在不满她亲自己的儿子,碍于杨木雅在,又不敢作。

    瀚瀚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精致的小脸蛋一扬,主动的往夏长悦的胸口蹭,抬头就往她的脸亲。

    亲了一口还不算,还准备来第二口

    还没等他碰到夏长悦,严承池已经将怀里的小公主递给了杨木雅,自己从夏长悦的怀里接过瀚瀚,将瀚瀚抱离她十米远,跟他坐一辆车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,我要跟小悦悦在一起!”瀚瀚突然被抱走,顿时皱起小眉头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大眼睛一眨巴,皱起小俊脸,朝着杨木雅伸手,“外婆,瀚瀚大王要跟外婆一辆车。”

    有杨木雅在,就连严承池都不能阻拦。

    又眼睁睁的看着瀚瀚被抱回了夏长悦的身边,重新蹭进她的怀里

    严承池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!

    用力的关上车门,就率先离开了幼儿园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”夏长悦看着他气愤离开的背影,正担心他会不会真的生气了,就见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严承池:我晚上过去找你,记得别关窗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这男人,翻墙爬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。

    “唰”车子在杨家的大门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准备伸手推开车门,就看见站在杨家外的单薄身影,子瞳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“灵儿!”夏长悦回过神,连忙下车,朝着颜灵跑过去,“你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,我好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颜灵一看见夏长悦,强忍的眼泪,一瞬间就涌出了眼眶,扑进她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