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杨木雅眸光一凛!

    撇开严盛的事情不谈,严承池让她的女儿吃了这么多苦,损了名誉,还未婚先孕,一个人带着孩子,辛苦了过了四年。

    这笔账,她必须得算回来!

    否则这婚,他们就别想结了!

    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两人打着什么算盘,隐瞒她孩子的事情,不就是担心她有了外孙不要女婿吗?

    杨木雅打定要拿严承池出气的主意,冷着脸,就牵着两个小家伙出了房间,走到客厅。

    “妈,大小宝贝的事情,他们都跟你说了吧?我今天跟严承池回来,是想跟你商量婚礼的事情……”夏长悦刚开口,就被杨木雅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谁想娶我女儿,让他自己来说。”杨木雅斜睨了严承池一眼。

    严承池伸手抱着紧张的夏长悦,示意她稍安勿躁,邪眸微闪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婚礼严家会全全负责,除了婚纱之外,一应的东西,我都已经让人开始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婚礼的地点呢?”杨木雅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在圣安德大教堂,那里是全市最著名的婚礼教堂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最著名,不过就是虚名,我看一般。”杨木雅一边喂小公主吃着东西,一边漫不经心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也可以换成赛约瑟大教堂,赛约瑟的场地最大,两家的宾客加起来应该不少。”严承池眸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“有多大?还不如我杨家的一个庄园,你能找到的,就只有这种不起眼的地方?”杨木雅冷哼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喜欢大教堂!大教堂可漂亮了!”茉茉将嘴里的吃的噎下去,蓦地蹦出一句。

    刚才还冷着脸的杨木雅,一听见宝贝外孙女的话,顿时忙不迭的点头,“茉茉喜欢就好,你喜欢外婆也喜欢,那就赛约瑟吧!”

    严承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婚礼的日子看了没有?”杨木雅蓦地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请人去看了,这个月底就是好日子。”严承池等了四年,已经一天都不想等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要准备的东西太多,他恨不得明天就办婚礼,将夏长悦娶回家。

    “月底?这么赶!”杨木雅一皱眉,“不行,我杨家的大小姐结婚,怎么能这么匆忙,让人知道了,还不笑话!”

    “妈,其实下个月底也有好日子,要不然,我们推迟一个月?”夏长悦一听见杨木雅动怒,忙不迭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的婚礼至少得准备上三个月。”杨木雅轻飘飘的一句,就将婚期定在三个月之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眉心一拧,正准备说什么,旁边的夏长悦就抓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用眼神朝着他示意,不就是多等三个月,他们现在照样可以每天在一起。

    万一杨木雅不让她嫁了,他们又得过偷偷摸摸的日子了!

    “外婆,婚礼有喜糖咩?”茉茉将手上的巧克力吃完,又开始惦记起喜糖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!”杨木雅想也不想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要参加婚礼,小公主要吃喜糖……”茉茉扑进她怀里,就开始撒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