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不小心扯到手腕上的伤口,忍不住疼得皱眉。

    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,至今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她知道叶海疼她,她的本意只是假装自杀,来吓一吓叶海,让他别答应严承池退婚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意外,她还特意挑了一把不怎么锋利的刀,想着随便在手腕上割道血痕唬唬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她刚做完样子,准备推倒花瓶让佣人发现她,脚下突然一滑,人就摔到地上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的时候,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。

    就连手腕上的伤,也比她当时自己割的,不知道深了多少倍,差点连她的手筋都割断了。

    听发现她的女佣说,是她摔到的时候,手腕正好压到刀锋上。

    当时血流了一地板,再慢上一分钟发现,就救不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就是因为伤势太重,叶海才会震怒,以为她真的能为了严承池不要命,连叶家的利益都不顾,坚决反对退婚。

    一听见这样的消息,叶明莎哪里还会解释什么,就让所有人都误会她是真的一心求死。

    只有阻止严承池跟夏长悦在一起,才不枉费她流了那么多血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明莎惨白的脸上,掠过一抹阴狠的神色。

    没有能跟她抢男人,夏长悦也不可以!

    “叶总,不好了……”门外,管家突然匆匆走了进来,神色慌张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,好好说清楚!”叶海沉下声,呵斥道。

    现在情势对他们叶家这么有利,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?

    “是外面,来了很多的记者……”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,叶海脸上蓦地浮起笑容。

    “来了记者是好事,你慌什么?”叶海眼底掠过一道幽光,打断了管家的话,扭头看向床上的叶明莎,咬牙,“你好好的休息,看爸爸怎么出去利用那些记者,给你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叶海话落,就大步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叶总,不能出去呀!”管家着急的声音,直接被叶海抛在了脑后,回过神,连忙追了上前。

    可叶海正在得意的头上,根本拦不住,等管家追上去的时候,他已经站到了一群记者的中间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大义凛然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各位记者朋友都很关心小女,明莎刚刚醒了,身体还很虚弱,她一个女孩,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会想不开也很正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总,叶小姐既然醒了,能不能让她亲自出来回应一下自己的丑闻?”

    “叶总,关于叶小姐在国外留学,夜御数个男人的事情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传言叶小姐不知道私生活不检点,还堕过胎,叶家有没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“听说她回国后,还跟之前的男人纠缠不休,被记者拍到,却被叶家花重金摆平,叶总有什么要解释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因为她行为放荡,池少不堪忍受才坚持要跟她取消婚约?”

    记者的问题,像迫击炮一样,不停的朝着叶海轰炸过去。

    直接将叶海给问懵了!

    刚才还得意万分的脸,瞬间难看的像是要滴出墨水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