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坐在杨木雅对面,微微怔了怔,抬头看向杨木雅。

    听见她的话,咬了咬唇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怪严承池?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杨木雅看见消息,会气得打骂严承池一顿,然后不让她嫁了。

    她正担心着,不知道要怎么说服她,替严承池解释,突然听见杨木雅的话,有些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怪他?他现在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,否则我一定打他一顿!”杨木雅冷哼道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亲眼看见严承池为她女儿做的一切,这样的报道一出来,她势必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别说严承池想要娶她女儿,就是想要踏进她杨家,都会被她赶出去。

    可她刚刚看着两个孩子准备幸福的相守,这个时候,谁要是敢出来搞破坏,她杨木雅必定会跟自己的女儿女婿站在一起,同仇敌忾!

    不过事情闹成这样,她心里对严承池多少是有些不满的。

    她唯一的宝贝女儿,成了别人眼中的小三,这一点,杨木雅绝对接受不了!

    “夫人,外面、外面……”管家神色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外面发生什么事了?你倒是先把话说清楚呀!”杨木雅看着管家急得说不出话的样子,也跟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外面来了很多的记者,说是要采访大小姐,问问她当小三的感受……”管家硬着头皮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杨木雅抬手就将桌子上的茶盏都给掀翻了。

    向来优雅从容的脸上,浮现出浓浓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谁敢到我杨家来放肆?我杨家大小姐也是他们想见就见的吗?你出去告诉他们,我们问心无愧,不接受任何采访,警告他们,要是再敢胡乱报道那些不实的消息,我一定将他们报社都告上法庭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这就去!”管家忙不迭的往外跑。

    杨木雅看着管家消失的身影,才冷静下来,想起什么,转身看向一直坐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悦悦,那些人说的话,你一句都不要理会,清者自清,我们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双眸微微转了转,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看杨木雅,想要跟她说自己没事,可心脏却像是让人拿针刺着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任何人的感情,是叶明莎处心积虑的在破坏他们……

    可现在,只是因为叶家一面之词,所有人就将矛头对准了她。

    她绝不会为了这样不实的流言蜚语,就误会严承池,放弃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。

    可只要一想到那些刺耳的质问和谩骂,她心里还是在隐隐作痛,多想吼回去,告诉那些人,叶明莎才是介入他们之间的第三者,可她没有证据!

    现在叶家利用叶明莎自杀的事情,占据了主动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叶明莎既然要宣战,我也不会退缩,不就是几句流言蜚语,我不怕!”夏长悦敛起眼底的落寞,坚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只要她相信严承池,叶家就是用再多的手段,都不会得逞!

    “夫人,大小姐……”管家又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