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也只字不提在叶明莎自杀之前,叶家已经为了利益同意退婚。

    叶明莎自杀,是他们叶家自己的事情,现在却被报道成了他背负婚约,移情夏长悦,将叶明莎这个未婚妻,逼得走投无路,伤心欲绝才会自杀。

    他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负心汉无所谓,可他决不允许任何人指责夏长悦是第三者!

    “池少,叶明莎自杀差点死了是事实,大家都同情弱者,现在这些报道,都被大肆的刊印,在网络上,也掀起了讨论的热潮,我们需要出面辟谣吗?”金特助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要是再让消息蔓延下去,不止是严氏集团会受到影响,恐怕连严承池和夏长悦的婚礼,也不得不延期了……

    还有杨木雅那边,她这么宝贝自己的女儿,现在夏长悦被人说的那么不堪,她怕是杀了严承池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“辟谣?你让我拿什么辟谣?”严承池冷笑。

    叶海敢放出这样的消息,就是料准了他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倘若他现在站出来维护夏长悦,只是让人更加认定他是色令智昏,而夏长悦,就是破坏了别人感情的第三者。

    叶海给报社的照片,是他之前到叶家探望自杀未遂的叶明莎,站在她床边的照片。

    拍摄的角度选得很好,他的表情冷漠,叶明莎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,既能激起大家同情弱者的心情,又能凸显他的冷血无情。

    这样的照片一放出来,大家都认定了他负心薄情,有了新欢忘了旧爱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人去在乎,他到底是不是承认过叶明莎这个未婚妻!

    “池少,难不成就让大家这么误会下去?集团的股东今天打了很多电话来找你,说是希望你针对现在集团的负面影响,做一个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严承池一手将桌面上的文件,全都扫到地上,咬牙启齿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眼里都只有利益的老家伙,都急着来逼我,是想要劝我跟夏长悦分手,回去娶叶明莎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金特助浑身一震,一个字都不敢吭。

    这件事,时间太巧。

    正好在严承池准备公布婚讯的时候。

    倘若他现在还坚持公布跟夏长悦的婚讯,只怕,婚礼上还会出大乱子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让你查的事情,查的怎么样了?”严承池想起什么,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叶明莎自杀的事情有蹊跷,加上叶海这次大手笔的反击,像是完全不惧怕会跟严家撕破脸一样。

    叶家到底是不怕,还是有人给了什么保证,让他无所顾忌?

    “查到了一些资料,我这就去拿。”金特助刚转身,严承池又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还有件事要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叶海想要借此来威胁他对叶明莎负责,也要看看他叶家配不配!

    -

    杨家祖宅。

    杨木雅将管家送来的报纸和杂志都丢进了垃圾桶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报道!没有经过查证,就胡乱的往两个孩子身上泼脏水,管家,联系律师,我要起诉这几家报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