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晃神间,严承池已经牵起她的手,将戒指戴进她的无名指,拉到眼前,吻上她手上的戒指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被我套牢了,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身边!”

    周围顿时响起一阵祝贺的声音,严承池索性抱着她,就躺在地上,享受着她的投怀送抱,也不着急起身。

    人群中,管家陪同着杨木雅,看着这温馨的一幕,眼神透着慈爱。

    总算放下心,没有惊扰任何人,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带着夏长悦离开珠宝专柜,又朝着婚纱店走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夏长悦都不停的低头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记得斯蒂芬公主的女王戒很早就被一个收藏家收走了,扬言不会再出售,每年只肯在收藏馆展出一天,让人一睹这枚戒指的风采,你是怎么买到这枚戒指的?”

    夏长悦想起什么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也是很久之前,在杂志上看见过这枚戒指的报道,才记得这枚戒指。

    她记得当初他们谈恋爱的时候,她就跟他提过这枚戒指,不过那个时候,只是用欣赏的眼光在看这枚戒指,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他会用这枚戒指来跟她求婚。

    “两年前,去欧洲视察时候,因缘际会遇见了收藏这枚戒指的老人,我跟他说了我们的故事,他很感动,就答应送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轻描淡写的启唇,牵着她的手一紧,十指紧扣。

    他没有告诉夏长悦,他看见这枚戒指,是在收藏馆展出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他就想起了她曾经跟他提起这枚戒指时,那向往的眼神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已经分开了,即使他那个时候恨着她,却还是毫不犹豫让人去联系了女王戒的主人,提出要买这枚戒指。

    可收藏戒指的老人,是欧洲一个庄园的园主,在当地是个有名的收藏家,资产更是不少,严承池开出再高的价格,老人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执意不肯卖,只说了,这枚戒指属于有缘人。

    什么是有缘人,严承池不懂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她喜欢,他想要得到这枚戒指,哪怕,可能永远无法亲手替她戴上。

    可看见这枚戒指,就像看见自己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还能回忆起,他们曾经在一起幸福的一幕幕,她依偎在他怀里,想象着有一天为他穿上白纱,戴上婚戒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将原本留在欧洲的行程无限期的推迟了,每天都会去那座庄园找老人谈买戒指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开始,老人见他气度不凡,还会当成客人接待,言明不愿意卖戒指的理由,可后来,严承池还是不愿意放弃,老人就失去了耐心,直接让保镖将他赶出庄园。

    严承池向来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,为了让老人答应将戒指卖给他,他几乎每天都会去庄园等。

    “严先生,每年都会有很多人,想要从我这里买这枚戒指当婚戒,别人至少还是两个人来的,你就一个人,在这里等几天,以为这样就能打动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