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请大爷过目。”清脆的声音,透着浓浓的怨气。

    “都不好看,太普通了。”严承池说着,放下了手上的杂志,挑眉看她。

    那眼神分明在说:夏长悦,我们结婚的戒指,你就用这种玩意儿来糊弄我?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那里面最好看的了,不信你去挑!没准挑的比我还丑。”夏长悦愤愤不平的低吼。

    光会当甩手掌柜和嫌弃她,算什么本事?

    “好,我去挑。”严承池从会客沙发上站起身,伸手扯了扯西装外套,才扣住她的手,提步朝着柜台走过去。

    随手让柜台上一指,“将这几款戒指都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池少。”专柜人员看见严承池,态度都毕恭毕敬,又掩饰不住眼里的爱慕,恨不得一直盯着他的脸看。

    夏长悦瞪了一眼觊觎她男人的专柜人员,才朝着他指的那几枚戒指看过去。

    果然比她刚才挑的还要丑上好几倍,他的眼光就这样?光是钻石大的就漂亮?

    她已经有点担心,他们会不会成为史上第一对因为买戒指意见不合,就决定分手的情侣……

    “严承池,要不然我们换一家店看看吧……”夏长悦刚开口,看见严承池递到她眼前的戒指,晶莹的双眸一震。

    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看着在灯光下,透着如彩虹般绚丽光芒的戒指,声音都不自觉的颤抖,“这是……”斯蒂芬公主的女王戒。

    这是一枚神话传说里的戒指。

    讲述的,是一个历经重重磨难,最后幸福相守的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撇开神话故事赋予这枚戒指的幸福意义,光是匠心独运的粉钻与蓝宝石结合的设计,就足够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这枚戒指最独特的地方,就在于它在不同的光线下,能看见不同的光泽,就像彩虹一样,让人移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认输了吗?我的眼光是不是比你好很多,嗯?”严承池看见她眼里的惊艳,就知道他选对了。

    戒指的贵不贵重是一回事,这枚戒指背后的幸福意义,她一定会喜欢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以后,我是一家之主,而你却是我的女王。”严承池拿着戒指,接过工作人员递上来的玫瑰花,单膝跪了下来,“嫁给我?”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眼前这别出心裁的求婚现场,大眼睛眨巴眨巴,脑子一短路,突然就蹦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耍赖,这戒指根本不在柜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妖魅的俊脸,顿时黑了。

    这是重点吗?

    她难道不是应该感到泪流满面,然后扑进他怀里,激动的答应他的求婚吗?

    她管戒指从哪里变出来做什么?!

    “夏长悦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我愿意!”夏长悦在他发飙之前,猛地扑进他怀里,太激动,直接将单膝跪在地上的严承池,给扑到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像叠罗汉一样,压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鼻尖碰着鼻尖,那姿势,太让人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知道你一直在觊觎我的身体,但这里是外面,你要矜持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