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原本以为,她一定会看见剑拔弩张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甚至已经做好了,杨木雅一定不会答应他们婚事的心理准备,可等夏长悦冲到书房门口,看清眼前这一幕,却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书房里的两个人,万分和谐的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杨木雅的脸上,挂着浅浅的笑意,没有半点动过怒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见夏长悦,朝着她招了招手,让夏长悦走到她身边,牵起她的手,就放到了严承池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悦悦是我唯一的宝贝女儿,如果不是她坚持非你不嫁,你就是给我开再多的条件,我都不会答应你,你要是敢再让她受半点委屈,我唯你是问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严承池接过夏长悦的手,紧紧的牵着她的手,拉着她就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楼下,夏长悦还是一副回不过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着那只被杨木雅放到严承池手里的手,她的眼神就跟见鬼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快掐掐我,我妈刚才真的答应我们结婚了吗?”夏长悦话落,严承池果真抬手用力的掐了她她一把,疼得她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好痛!”

    夏长悦捂着自己的脸,在原地蹦了两下,才猛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会痛,就不是做梦了?我妈真的答应让我们结婚了?”夏长悦像只狐狸一样,一下扑进严承池的怀里,伸手就勾住了他的脖子,整个人都挂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小脸上,全是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下一秒,想起什么,又从他身上滑了下来,蹙起眉,“不对,我妈刚才说,你答应了她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严承池拉着她往外走,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立马点头如捣蒜,“想!”

    “亲我一下,我考虑告诉你。”严承池脚步一顿,指了指自己的俊脸。

    好奇心杀死猫,夏长悦立马踮起脚尖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眼巴巴的看着他,等着他答疑解惑。

    可严承池却径直的将她塞进车子里,调头朝着海边的别墅开回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夏长悦忍不住问了一遍又一遍,被严承池骗着亲他,亲得她嘴都要肿了,还是没有听见答案,鼓着腮帮子,瞪他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再不告诉我,我就不问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问了?”严承池将车子停下来,推开车门,拉着她往别墅里走。

    “假的!”夏长悦一下就挣脱开他的手,拦到他面前,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撒娇卖萌打滚,就是想知道,他到底是怎么搞定杨木雅的。

    居然能让上一秒还坚定不会轻易让他进杨家的杨木雅,下一秒就同意他们的婚事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,我告诉你。”严承池抱着她,就朝着别墅里走进去。

    无视了客厅里还来不及收拾的酒瓶,抱着夏长悦,就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将她抱到卧室里,放到床上,下一秒,欺身而上,将她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,低头就准备问她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耍赖!你刚才说要告诉我什么条件的,现在只想着占我便宜!”夏长悦意识到不对劲,连忙伸手抵住他的胸膛,鼓着腮帮子低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