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等她系好,在他胸口前压平,才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会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?怎么穿的这么正式?”夏长悦看着他拿过旁边的长款风衣,往身上一穿,颀长的身影,高大挺拔,霸道的气场全开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她,嘴角勾起邪肆的小,一字一顿,“去见丈母娘,跟她讨媳妇,你说重不重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愣住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回过神,人已经被严承池打横一抱,大步的往别墅外走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等一下,我还没刷牙洗脸呢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话,瞬间就被海风吹散,没有起半点作用,就被塞进车里。

    跑车划过海岸线,朝着杨家祖宅的方向开过去。

    抵达杨家的时候,严承池让夏长悦一个人先进去,自己则站在了杨家的大门外,让门卫进去通报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我妈已经知道车祸资料是有人故意误导她的事情,这件事情本来就跟你无关,可是四年前的事情,还有严盛曾经对她的伤害……我担心,她不会这么轻易答应我嫁给你,要不然,我跟你一起进去吧?”

    夏长悦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严承池,最后索性走回他身边,想要陪着他一起等。

    有她在,杨木雅多少会心疼。

    换作严承池一个人,他在外面站一天,杨木雅都未必肯见他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既然敢来,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不管她要怎么出气,我都会忍,直到她气消,肯让你嫁给我为止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伸手,勾起她落在脸颊旁的碎发,放到耳后,让她先进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,我一定会把你娶回家。”严承池捏了捏她的脸颊,宠溺的道。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就见管家从里面走了出来,“大小姐,夫人让你尽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严承池呢?他可以一起进去吗?”夏长悦一听见管家的话,立时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管家面露难色,“夫人只是让大小姐一个人进去,说是外面冷,让你小心别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咬着唇,正想要说什么,严承池却朝着她摇了摇头,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,杨家的大门外,就只剩严承池一个人。

    杨木雅是个高明的人,她知道夏长悦在乎严承池,所以她不会对他有任何的打骂,免得影响自己跟女儿的感情。

    毕竟夏长悦刚回杨家,对她这个妈妈的感情,始终隔了二十四年的生疏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让任何事情破坏她们母女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可这么多年对严家怨气,又岂是说放下就放下的,还有严承池这四年对夏长悦的亏欠……桩桩件件,都是她这个妈妈,无法当作没有发生过的。

    她可以不打骂严承池,却可以冷着他。

    上次可以让他在寒风中站一天,现在就可以让他继续站两天、三天,甚至更久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早就猜到自己要面临的处境,他扫了一眼手上的奢华腕表,站足了三个小时之后,就提步上前,重新伸手敲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