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鲜红的血液,刺痛了严承池的眼睛!

    “承池,你听大伯解释……大伯知道自己错了,可我当时只想着尽快让你回来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严盛情绪一激动,又控制不住的咳起来。

    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双手用力的抓住床边的护栏,手背青筋泛起。

    看着准备离开的严承池,着急的鲠直了脖子,憋红了脸。

    最后一口血吐在了床上,整个人就倒了下来!

    “老爷!老爷你不要吓我,老爷你醒醒呀!”管家从地上爬起来,冲到了严盛的床边,着急的去扶他倒下的身体。

    严盛躺在病床上,脸上的胀红褪下去,只剩下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一眼看过去,就像……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严承池瞳仁一缩,像是突然惊醒一样,猛地冲上前,伸手将严盛扶了起来,朝着旁边的管家呵斥道,“还愣着做什么?去叫医生!”

    严承池抱着浑身冰凉的严盛,双手紧紧的握成拳。

    薄唇紧抿着,深邃的黑眸里,氤氲着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医生很快就赶来了。

    掐了人中,替严盛按摩回血,昏迷中的人一口气缓过来,缓缓的苏醒。

    不等医生提醒他不能再情绪激动,就扭头寻找严承池的身影,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承池,不要怨恨大伯,大伯答应你……从今往后,都不会再干涉你的事情……你想要娶谁,我都不会再阻拦……”

    严盛每说几个字,就忍不住咳一下。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病人需要静养,家属有什么事情,都该稍后再说,不能在这个时候刺激他了。”医生替严盛打了针,重新扶他躺好,才示意病房里的人都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你有什么恨都冲着我来吧,属下死不足惜,可是老爷真的是一心一意替大少爷考虑,求大少爷不要误会老爷,他就剩这么点时间了……”管家在严承池面前跪了下来,泪流满面的磕头。

    替严盛恳求原谅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紧,薄唇紧抿着,只交代了医生好好替严盛治疗,连管家都没有看一眼,就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一个人开车到了海边的别墅,翻出酒柜里的酒。

    拧开盖子,就整瓶的往嘴里灌。

    喝的越多,脑子就越清醒。

    四年前的画面,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四年,严盛一直是他最亲的人,多少次,他在鬼门关边缘挣扎的时候,都是严盛陪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他感激严盛,甚至将他当作自己的父亲一样看待。

    可到头来,却发现他这四年的伤痛,全都是因严盛而起……

    多么讽刺?

    严盛现在快死了……

    他连恨和报复都不用,他就要得到自己应有的惩罚了。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手机一遍遍的响着,严承池却没有伸手去接,只是像发泄一样,拼命的灌着酒。

    别墅的门,突然被人推开,夏长悦着急的身影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见醉倒在地上的男人,她心口一紧,连忙走上前,将他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醒一醒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