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第一反应是将这件事告诉严承池,可严承池那段时间在准备比赛,正在封闭式训练,她见不到人,却能每天收到他的照片。

    他醒着的,睡着的,在外面的,在房间里的……

    那个人像是魔鬼一样,永远有一双眼睛,在背后盯着严承池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然后告诉她,如果她不乖乖听话,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心爱的男人,死在她面前……

    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只当对方只是恐吓她,不会真的做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等到严承池比赛结束回来的那一天,却收到了他乘坐的校车出了车祸,受伤入院的消息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虚惊一场,可那个神秘人的话,却不断的在她的心头弥漫。

    仿佛她如果再不听话,下一次,再出现在她面前的,就不会是活生生的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那段时间,她每天都活在恐慌中。

    只要一听见手机响的声音,就开始紧张。

    可她谁都不能说,生怕自己如果泄露了什么,会害死严承池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不正常,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过严承池,他很快就开始察觉到她不对劲,可当时是期末,他以为她只是在担心考试。

    有个学霸的男朋友,她一早就放话,要追上他的脚步,不让别人有机会说他们在一起不配!

    “夏长悦,不用每天愁眉苦脸的,有我在,你不会考不及格,就算真的不及格,我也不会嫌弃你。”严承池嘴角勾着笑,宠溺的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他说到做到,天天带着她泡自习室。

    只要临近期末考试前夕,她突然接到那个神秘人的电话,让她去了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她当时本能的不想去,可神秘人给她发了一张严承池在那里的照片,告诉她,如果她不出现,就等着替严承池收尸。

    那张照片里,除了严承池的身影,还有一个站在他身后的黑衣人,手里拿着一把枪,对准了他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夏长悦疯了一样的往那个地方跑。

    一路上,紧张的连鞋子都跑掉了,可等她赶到那里的时候,却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害怕的喊着严承池的名字,可回应她的,只有鬼气森森。

    她甚至想过报警,可她不敢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敢想象,万一她做了什么事情,最后赔上的却是严承池的性命。

    当时的她,太年轻太害怕,也太在乎严承池,有关他的一切,她都不敢赌!

    却根本没有想过,信一个魔鬼的话,只会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她在回去的路上被人打晕了,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了安辰旭的床上。

    衣衫不整,脑子凌乱。

    同样弄不清楚状况的人,还有刚刚醒过来的安辰旭。

    面对突然出现的严承池,她只有慌乱和闪躲,不知道要怎么解释,安辰旭却本能的保护着她。

    说了很多针对严承池的话,于是,严承池误会了……

    将那场意外,当成了她的背叛,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憎恨的眼神,她心里像是被人狠狠插了一刀,她想要解释,可是她不能解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