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说了不允许分开,你就一辈子都别想跟我分开!”

    他扣住她的手腕,拉着她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的进了她的房间,从金特助手里接过资料,才关上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只有他们两个人,气氛一瞬间就变得旖旎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的资料呢,就是这些?”夏长悦刚伸出手,就被他抓住,转身压到墙上,低头作势要亲她。

    察觉到夏长悦的抗拒,他眉头深锁,咬牙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眼里只有车祸,就没有半点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么狠心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两个问题,夏长悦都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刚要开口,对上他如墨的黑眸,眼泪一瞬间就砸下来了。

    不想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想?

    她没有做梦都是他的影子,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他们只是想要在一起,却这么难。

    她蓦地伸手,抱住了他的腰身,娇小的身子都扑进他怀里,用力的抱着他。

    泪水湿了他胸前的衬衣,豆大的泪珠,像是滚烫的岩浆一般,灼伤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他大手揉着她的小脑袋,没好气的冷哼,“夏长悦,我才吼了你两句,你还敢委屈?”

    也不想想,谁今天将他丢在冷风里,被风干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早有防备,能顺利逮到她吗?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夏长悦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精致的五官,被哭得红红的。

    晶莹的大眼睛红红的,小巧的脖子也是红红的,就连粉嫩的唇瓣,也是红红的……就像一只受惊兔子。

    瞧她没出息的样子,还敢跟他提分开!

    “你就敢在我面前长志气!”严承池低咒了一声,瞧着她可怜的样子,自己又心疼的不行,将她抱进浴室,拧了热毛巾给她擦脸。

    等收拾好了,才将她抱回房间,放到床上,用被子将她发抖的身子给裹严实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有车祸的真相资料,是不是骗我妈开门的?”夏长悦从被子里钻出小脑袋,眨巴着晶莹的双眸,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是那种奸诈的人吗?”严承池眯了眯邪眸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夏长悦飞快的点头,跟小鸡啄米一样。

    奸诈,非常奸诈!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气结,伸手将刚才丢到桌子上的资料,拿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自己看,不奸诈的夏小姐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止奸诈,还很小气!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,我们查到的资料里,怎么没有?”夏长悦很快发现严承池给她的资料,跟他们之前查到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年的车祸,只说了她爸妈重伤成了植物人,并没有提到对方的车子里,有一个小男孩,意外丧生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张经理的儿子,不过当时他还没有娶现在的妻子,所以这个孩子,名义上是他的私生子,因为担心消息曝光,会被发现他在外面包养小三,所以才采取了保护,将这件事隐瞒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加上时隔多年,我们调查的都是当年车祸是怎么发生的,都忽略了,对方的车子上,除了张经理之外,还有其他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