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还要等吗?

    严承池黑眸氤氲着坚定的光芒,抿着薄唇,不发一语,只是颀长的身影,依旧纹丝不动的站立在杨家大门前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一想到严承池早上站在寒风中的身影,一整天都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跟着杨木雅视察公司,杨木雅跟她说了什么,她全都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脑子里一直想到的,都是严承池走了没有,如果他没有走,谁会给他送饭?

    他要是又冷又饿的站一天,一定会生病的……

    “妈,我有点累了,我们可不可以早点回去?”夏长悦沉不住的拉住杨木雅往前走的身影,弱弱的启唇。

    她的手心,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害怕会被杨木雅发现,她是在担心严承池。

    杨木雅脚步一顿,回头看了她一眼,眼神微微一变,没有多问,就带着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夏长悦的双手一直用力的抓着膝盖,紧张的往车窗外看,想要快一点到杨家。

    可等车子真的在杨家大门前停下来的时候,她子瞳却微微一紧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大门外,只有寒风吹过的声音,看不见半个人影……

    她既松了一口气,又莫名的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她想见他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也好。

    可他已经走了……

    “悦悦,你还愣着做什么?不是累了,赶紧回去洗把脸,好好的睡一觉,你脸色很难看。”杨木雅站在车门外,目光直视着呆坐在车里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,连忙钻出车子。

    寒风迎面吹来,她冷得下意识缩了缩身子,下一秒,一件风衣,就从身后披到了她娇小的身子上。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,包裹着她呆滞的身体,夏长悦回过头,看见出现在她身后的严承池,浑身像是打了石膏一样,完全动不了。

    任由他拢紧了披到她身上的外套,他宽大的外套,在身上帅气有型,可她个子太小,穿起来就像裹了个麻袋……

    “丑死了。”夏长悦忍不住嘟哝。

    “个子矮,还要怪衣服?”严承池嘴角勾起笑,刚要将她抱进怀里,夏长悦就被杨木雅扯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池少的好意,我们心领了,不过我们已经到了,外套池少还是留给你自己吧。”杨木雅将夏长悦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,递给了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杨总,我今天来,是有事情想要跟夏长悦单独聊聊,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时间。”严承池没有伸手去接外套,单手插兜,眼神幽深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一天还认严盛这个大伯,我们母女就都跟你无话可说。”杨木雅态度坚决的开口,拉过夏长悦,就带着她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手上有当年车祸真相的资料,你也不愿意听我说一句话吗?”严承池转过身,看着即将关闭的杨家大门。

    蓦地,眼看就要关上的门,又缓缓的打开了。

    杨木雅眼神震惊的看着他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严承池敛起眸,提步上前,越过杨木雅,走到夏长悦面前,低头捧住她的脸,薄唇微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