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阿噗!”想起他说这句话时纠结的样子,颜灵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正在淘米的动作一顿,想起易夫人说的话,眼神又变得黯淡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,给他做饭了吧?

    颜灵抓着篮子的手,蓦地一紧,敛起眸,掩下眼里的苦涩,动作麻利的准备晚餐。

    易海音来的比她想象的快,她才刚淘好米,放进锅里,他就到了,就像一直等在楼下,就等她同意他上楼一样。

    手上还抱着一大束的红玫瑰,娇艳的鲜花,在灯光下,花瓣上的水珠都如同水晶般,折射出令人心悸的莹润光泽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易海音将一大捧玫瑰塞进她怀里,就主动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出去,让我自己做。”颜灵拦住他,漂亮的双眸被泪水洗过,格外的晶莹。

    易海音对上她的目光,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!”颜灵一下就被他压到墙上,单薄的身子,被他高大的身躯笼罩着,要努力的仰起头,才能配合的吻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先吃饭!”颜灵好不容易找到喘息的机会,红着脸提醒。

    闻言,易海音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她。

    任由她转身去做菜,他则抱着玫瑰花,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将玫瑰花放下来,就给老侍者打电话。

    趁着颜灵在厨房做菜,根本没留意他在做什么的时候,偷偷的将她的客厅重新布置了一遍,最后将刚拿到手的戒指,放到了餐桌上属于她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然后倒了两杯红酒,放到各自的位置上,等着她出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洗手吃饭了。”颜灵轻声的喊了一句,然后一手端着一碟菜,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走到客厅里,看见那红玫瑰摆成的英文字母,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下一秒,目光移到餐桌上。

    透明玻璃的餐桌,此刻也被精心布置过,红玫瑰的花瓣,拼成了“嫁给我”的字样,她的面前,还放着一个黑色的绒盒。

    颜灵呆呆的站在原地,像是被吓傻了,很久,都只是静静的愣在那里,盯着眼前让她震惊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灵儿,嫁给我,好吗?”易海音俊逸的身影走上前,从餐桌上,拿起那个绒盒,在她面前就单膝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打开绒盒,里面的婚戒散发着耀目的光泽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颜灵就爱上了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她像是反应不过来一样,瞪大了眼睛,看着跪在她面前的易海音,半响,才像是受惊的兔子,猛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就连手上的两碟菜,都从手里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掉在地上,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几滴菜汁溅到易海音的白色西装上,弄脏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颜灵回过神,连忙冲上前,抽了纸巾,替他擦衣服。

    手刚碰到他的胸口,手腕就被易海音抓住了。

    他清冷的双眸,透着浓浓的不安,抓着她的手,不断的收紧,握得她有点疼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灵身体蓦地一僵,努力的咬着唇,才忍住了几乎要脱口而出的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