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伯母说的什么话?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海音哥哥,怎么会过分呢?再说了,要是那个颜灵不是自己心虚,怎么会连你的支票都不敢收?”

    田美莹眸光一闪,看着心软的易夫人,忙不迭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颜灵是演员,最拿手的就是演戏,连海音哥哥都被她骗了,要是伯母也放任她这样声名狼藉的女人留在海音哥哥身边,才是真的害了海音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夫人听见田美莹的话,紧蹙的眉头缓缓的舒展开。

    对,她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易海音。

    要是颜灵真的那么坦荡荡,就不会连一句反驳都没有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或许真的像田美莹说的那样,她是心虚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现在不是要自责,而是该好好想一想,颜灵连支票都没有收,她会真的离开海音哥哥吗?她那样有心机的女人,没准不会走,还会到海音哥哥面前装可怜,指责你的不是,到时候,没准海音哥哥会误会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敢!”易夫人一听见这个可能,顿时冷下脸。

    对颜灵仅有的内疚,都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颜灵一出咖啡厅,就无力的靠在墙边,看见周围行人对她投来好奇的目光,才意识到自己在街上。

    连忙伸手擦掉脸上的泪,戴上口罩,走到路边拦车。

    没有回剧组,而是一个失魂落魄的回了公寓,将钥匙丢到茶几上,单薄的身子,陷进沙发里,屈起膝盖,双手用力的抱着自己。

    终于忍不住的哭出声。

    隐忍的哭声,在小小的公寓里回响着,透着令人心疼的脆弱。

    窗外的天色,渐渐的暗了下来,包里手机突然响起的短信声,惊醒了沉浸在悲伤里的颜灵。

    她像是回过神,听见那道专门为易海音设置的铃声,从包里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易海音:【灵儿,你在哪里?】

    看见他的短信,颜灵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,一瞬间又涌进眼眶,她颤抖的手指,一遍遍的抚摸着手机屏幕上备注的名字,像是要将“易海音”三个字刻进心里。

    眼里全是不舍。

    良久,才像是终于有了决定,手指微微一动,编辑了一条短信,给他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【在家里,你吃饭了吗?我给你做饭好不好?】

    颜灵的短信刚发出去,短短的几秒钟就收到了回复。

    【好。】只有简单的一个字。

    可她就是知道,他一定已经在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颜灵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进洗手间,擦掉脸上的泪痕,才转身进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易海音喜欢吃肉,他看着很精瘦,可身材却很结实,饭量也比她想象中的大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给他做饭的时候,以为他吃的很少,饭做少了,他也不说,就睁着一双眼睛,像个受虐待的孩子一样,坐在饭桌上,盯着她碗里没有吃完的饭看。

    她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没有吃饱,还特别纳闷的问他为什么盯着她的碗看。

    以为他喜欢自己的碗,差点把碗打包让他带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饿了他多少顿,易海音才发现他要是不说,会一直吃不饱下去,特别无辜的问她,大米现在是不是卖得很贵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