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老侍者承认,颜灵确实让他准备了那种药,易夫人是打死也不会相信,这样一个看起来这么单纯的女孩,居然能有这种手段。

    难怪易海音会对她死心塌地,这颜灵不愧是个戏子,演起无辜来,还真是有一套。

    “伯母好,不知道伯母专程约我出来,有什么事?”颜灵坐下来,手一直抓住随身包不放。

    她半个小时前,还在剧组里背新的广告台词,突然接到易夫人的电话,差点当成诈骗电话挂掉了。

    回过神,忙不迭就跟剧组请假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,她还以为是易海音怕她胆怯,刻意安排的意外惊喜。

    可等她看见咖啡厅里只有易夫人一个人的时候,突然就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想要说什么,可是对上易夫人冷漠的目光,突然就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想必你也猜到我今天来的目的了,我很感激你治好了音儿的语言障碍,可是我们易家,接受不了你这样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易夫人说着,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,放到颜灵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演员,应该对这样的场景不陌生才对,这些钱,就当你治好音儿的报酬,多的话我就不说了,希望你能主动离开音儿,免得让音儿为了你,跟自己的父母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没有一句难听的话,易夫人从头到尾都很客气。

    可颜灵看着眼前的支票,视线突然就模糊了。

    升腾起的雾气,瞬间就凝聚成了水滴,化成眼泪砸到支票上。

    她预想过这样的可能,可是没有想到,真的到这一天的时候,她心里还是那么难受。

    她跟易海音不配,她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场意外,他们本该是两个世界的人……

    她早就有心理准备,易家不可能这么轻易接受她。

    可这张支票,还是像打在她脸上的耳光,将她的自卑,全都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甚至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敢再看易夫人的脸,只说了一句“对不起”,转身就离开了咖啡厅。

    “颜灵……”易夫人看着留在桌子的支票,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刚端上来,颜灵还来不及喝一口的咖啡,心里微微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忍不住开始担心,她是不是做错了?

    可留一个有心机的女人在易海音身边,她实在不放心。

    看颜灵刚才走的样子,又没有拿支票,也不知道她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……

    易夫人正犹豫着要不要跟自己的丈夫说这件事,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伯母。”田美莹走上前,坐到了易夫人的对面,端起了颜灵没有喝的那杯咖啡,放到一边,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正好在这里喝咖啡,刚才的事情,我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美莹,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?我看那女孩刚才都哭了。”易夫人放下手机,看向坐在她面前的田美莹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做坏人,还是恶婆婆的形象。

    一想到颜灵刚才强忍着眼泪的模样,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