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不止看过,还看了很多遍。

    他们当初拿到这份资料的时候,就试图查过真相。

    可后来严承池突然停止了追查,将资料封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她!”严承池从一叠资料里,翻出了一张照片,反手压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等金特助看清他说的人,呆滞了好几秒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张经理的情妇吗?不对,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了,听说这个女人很有耐心,在张经理背后默默的当了十年的情妇,熬到正室死了,才被扶正,当初池少让我调查张经理家庭成员的时候,查到了这个女人,所以就带上了她的资料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张经理,就是四年前出差g市,最后不幸发生车祸,撞上夏氏夫妇的人。

    车祸过后,低迷了一段时间,现在还在严氏集团任职,只不过最近被派到外地出差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家人还留在s市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有个儿子,你去帮我查那个孩子的出生证明,还有车祸发生时,他在哪里?将所有的资料都给我查清楚!”

    严承池一手按在桌子上,黑眸氤氲出一抹冷鸷的光。

    他终于找到破绽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,我们不会走到穷途末路……

    “是!”金特助一见他神色不对劲,不敢多问,拿过照片,就迅速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易家别墅。

    “少爷,夫人今天又出去了,说是有一场拍卖会必须娶参加,没有时间见颜灵小姐,让她再等两天。”

    老侍者站在易海音身边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海音拧了拧眉,看向窗外,清冷的眸里,泛起复杂的光。

    已经一个星期了,易夫人一直在忙,根本无暇见颜灵。

    他几次想要说什么,易夫人就没好气的反过来怨他,说早让他带回来,他偏不带,这下好了,眼看就要到年末,易家家大业大,太多的事情要处理,一忙活起来,连脚沾地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这不是理由。

    “管家呢?”易海音俊美的脸庞上,面无表情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陪着夫人出去了,也不在别墅里。”

    老侍者的话落,易海音就敛起眸,从沙发上站起来,提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要去哪里?”老侍者看着他走出客厅的身影,着急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买戒指。”易海音脚步一顿,回头看向老侍者。

    简单的几个字,顿时就让老侍者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你这是要、要……要跟颜灵小姐求婚了吗?”老侍者回过神,是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他家少爷沉不住气,要主动出击了。

    老侍者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在前面,急忙着出去备车。

    陪着易海音去商场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里的珠宝都是顶级珠宝,戒指的款式很多,你喜欢哪种款式的?”老侍者一直跟在易海音身边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相比沉默寡言的易海音,他简直就像个老顽童。

    两个人刚走到柜台前,商场的负责人就闻讯赶来了,点头哈腰,“易少爷,你亲自过来,是不是有什么吩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