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看见是杨木雅,连忙伸手推开了严承池,往她身边走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她解释是怎么一回事,杨木雅就瞪了严承池一眼,拉着夏长悦往休息室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不会再让他接近夏长悦一步。

    严承池站在原地,静静的看着夏长悦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脑海里,不断的浮现出她刚才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他大伯做的,他们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严盛是他唯一的亲人,四年前,将他带回严家,几次从鬼门关拉回来,亲自栽培了四年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恩情,就是放在一个陌生人身上,他都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他晚景凄凉,更何况,那还是他的至亲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暗,伸手端起一杯红酒,就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将空杯放下,凌厉的目光,扫了一圈宴会厅内越来越多的人,伟岸的身躯一转,就准备离开宴会。

    对沿途打招呼的声音都视而不见,严承池一步迈出宴会厅,蓦地听见入口处,几个女人正凑在一起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看见没?那个就是杨家大小姐,夏长悦,听说杨总最近在积极的给她物色男人,想要给杨家招赘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夏长悦的名字,他本能的停下脚步,却隐在暗处,没有马上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只听过男人着急找女人的,倒是少见有人这么着急嫁女儿,这个杨总不仅是商场上的女英雄,就连想法都跟其他人不一样。”有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杨家这么大的家业没有人继承,杨木雅能不急吗?照我说,女人最要紧的,就是早点生个儿子!”

    “说起儿子,我就想起我那个可怜的孩子,要不是四年前他爸非要带他到g市出差,也不至于出了车祸,才那么小的孩子,一下就没了,他要是活着,这会儿都该上小学了。”有个妆容精致的女人,像是回忆起什么伤心事,忍不住拿出纸巾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儿子?你什么时候有个儿子了?我们怎么都不知道?”几个围在一起闲聊的女人,齐刷刷的问道。

    刚才说话的女人,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,连忙找了个借口,就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从严承池面前经过的时候,他看见了那个女人的脸,妖冶的子瞳,猛地一缩,似乎有什么讯息,在脑海里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他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听见留在原地的另外几个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个小三上位的女人,上不了台面,话都说不出清楚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三上位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身侧的手心一紧,终于想起这个女人是谁!

    迅速的出了宴会厅,给金特助打电话,“将当年车祸的资料,送到我的办公室!对,现在!”

    严承池的车子,在路口转了个弯,就朝着严氏集团开过去。

    刚一停稳,就快步的下车。

    等他抵达总裁办公室,金特助已经恭敬的在里面等候。

    “池少,这就是我们之前查到的资料,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?”金特助将牛皮纸袋放到办公桌上,疑惑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