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池少,我们大小姐就在里面,人虽然度过了危险期,可是还没有清醒。”管家领着严承池走到床边,让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,脸色惨白的叶明莎。

    “池少,大小姐最喜欢的人是你,如果你能陪她说几句话,她一定会高兴。”管家将椅子搬到床边,让严承池可以坐下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却只是站着不动,黑眸从叶明莎的脸上掠过,最后落到她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纱布一圈圈围着的手腕,还能看见一抹殷红,看见当时下手确实不轻。

    可这一点都不想叶明莎的风格。

    叶明莎素来胆小怕死,极看重自己叶家大小姐的面子,否则也不会一听见他要退婚,就有这么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在乎的,未必是他,更多的,是不想输给夏长悦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说她假装自杀,威胁一下叶海那只老狐狸,倒还有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说她真的不想活了,严承池怎么想,都想不通……

    可倘若不是她真的差点去见了阎王,叶海不至于被蒙骗,还连他送到眼前的利益都不要,突然态度决绝的提出不愿意退婚。

    “既然叶明莎已经没事,那我就先走了,替我问候叶总。”严承池心里冒出疑虑,没有在叶家久留,很快就提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跟叶海大闹严盛的病房不同,严承池来叶家探望叶明莎,格外的顺利。

    等他们出了叶家别墅,金特助才沉不住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池少,看出什么了吗?我倒是觉得叶总之前还恨你恨得咬牙切齿,现在突然面都不露,就让你去看望叶大小姐,这件事本身就说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人去暗中联络当时替叶明莎急救的主治医生,想办法拿到治疗的资料,我怀疑叶明莎只是假自杀,却被人设计成了真自杀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眼底掠过一抹阴沉的幽光,薄唇紧抿着,提步上车,很快离开了叶家别墅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已经一个星期了。

    他整个一个星期,没有见到夏长悦。

    严承池签字的钢笔,在文件上戳破了一个洞,看着被毁掉的文件,黑眸沉淀出一丝冷鸷。

    将钢笔丢到一旁,抬头看向身边的金特助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在哪里?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冷漠的声音,掩饰不住想念。

    “回池少,杨木雅今天会出席一个慈善宴会,听说夏小姐也会出席。”金特助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什么慈善宴会?没有邀请我?”严承池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有,只是你向来不会理会这种女人扎堆的宴会,所以属下就给你推了……”金特助的话还没有说完,神经蓦地一凛!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通知主办方,让他们再送一张邀请函过来!”

    严承池这才满意的敛起眸,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伸手拿过外套,慢条斯理的穿到身上,拿过车钥匙,提步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夏长悦,分手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,我不答应,你就一辈子别想跟我分开!

    -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”宴会厅里的夏长悦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正嘟哝着谁在背后骂她,一抬头,就看见了正大步从外面走进来的严承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