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一定以为夏家没人了,他这辈子就可以高枕无忧,哪里想到天网恢恢,他迟早会遭到报应!

    杨木雅眸光一暗,将管家叫到身边,简单的吩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夏家当年的资产,不是小数目,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夏华打下来的江山,就这么被一个卑鄙小人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起来,你那个舅舅也有买凶杀人的嫌疑,毕竟当时的情况,你父母倒了,他获利最大。”杨木雅眯了眯眼眸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情况就变得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,他没有能力将整个意外安排的那么天衣无缝,更何况我能感觉的出来,他在夏家刚出事的时候,是真心帮我打理夏家的产业,是后来听说我爸妈成了植物人,所有的财产都要由我继承的时候,才心生歹念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咬了咬唇,眼神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她那个时候不懂,为什么她舅舅听见财产要落到她手上的时候,会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恐怕他早就知道,自己根本不是夏妈妈的女儿。

    夏妈妈在的时候,他们算是一家人,可夏妈妈不在的时候,她舅舅根本不认她这个别人生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“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严盛,只是这种模棱两可的证据,没有办法作为呈堂证物,我们必须找出跟严盛有直接联系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一拳砸在桌面上,眼里有着不甘。

    有什么比看着仇人就近在眼前,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,更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,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,该有的报应,一定不会少。”夏长悦走到杨木雅身边,伸手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妈妈听你的,只要你还好好的待在妈妈身边,妈妈就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一辆豪车在叶家别墅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池少,真的要进去吗?属下担心会有危险,要不要叫些人过来?”金特助不放心的提醒。

    严承池没有说话,径直的伸手推开车门,就大步的走下车,提步往叶家别墅里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被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去告诉叶总,就说我替我大伯来看望叶小姐,如果他不愿意接待,我会马上离开。”严承池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原本不想来。

    可严盛如今不能离开医院,唯一能代替他来叶家的人,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为了让严盛安心养病,他只能走这一趟。

    如果叶海不愿意见他这个害了他女儿的“罪魁祸首”,那他也算来过了。

    去通报的门卫,很快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池少,叶总请您进去。”门卫恭敬的俯身,给严承池开了门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提步上前。

    金特助不放心,亦步亦趋的跟着,生怕叶海会心生怨恨,暗中对严承池下手。

    他们在叶家管家的带路下,穿过了院子,很快就抵达了叶明莎的卧室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,布置的十分奢华,全是粉色和蕾丝的布置,就像一间公主房。

    透着浓浓的梦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很像叶明莎喜欢的风格,她向来自视甚高,将自己当成公主一样,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