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没等他的拳头揍到严承池,就被严承池一手扣住了。

    叶海气得大吼:“严承池,明莎为了你自杀,差点就死了,你居然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,怎么会有你这么绝情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她的死活,与我何干?”严承池甩开叶海的手,冷冷的启唇,“叶总当初在家族利益和女儿之间,不也做了选择吗?”

    “很好,果然是商场上冷血无情的池少,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,这婚,我叶家不同意退了,你就是开出再好的条件,都比不上我的宝贝女儿,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叶海伸手从助手那里拿过文件,用力的甩到严承池的身上。

    纷飞的纸张落到地上,严承池冷漠的勾唇,脸上没有半丝惊慌。

    “叶总是在过家家吗?钱货两清,你说不要就不要?”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叶家说不退婚就不退婚,要是明莎醒不过来,就是冥婚,你也必须得娶她!”叶海气势汹汹的吼完,才带着人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看叶海的样子,他恐怕会因为叶明莎的事情迁怒到你身上,万一这件事处理不好,必定会影响两家的合作……”

    严盛皱着眉,伸手按着胸口,猛咳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我,不会因为退婚的事情,影响到集团的运营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现在这个时候,难不成连你也要逼我吗?”严承池转过身,启唇的身影,站在病床前,黑眸里,氤氲着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闻言,严盛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逼你,你长大了,该有自己的主见,我是心疼明莎那个孩子,她也是个痴情的种子,你就算不喜欢她,看在她可怜的份上,也该去看看她,毕竟她现在这样,多少有我们严家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替大伯去探望。”严承池说完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走出医院,坐到车里,严承池立时一拳在车垫上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,轮廓绷紧。

    “池少,杨木雅现在不让你接近夏小姐,叶家又紧逼在后,我们是腹背受敌呀,万一杨木雅为了报复严家,跟叶家联手……”

    金特助没有说完的话,被严承池狠狠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答应。”严承池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是说杨木雅,还是夏小姐?”金特助弱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话落,又被严承池瞪了一眼,摸了摸鼻子,决定自己还是暂时当个哑巴,免得说多错多。

    “开车。”严承池淡漠的启唇,单手支在车门上,撑着头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夏长悦不会答应杨木雅跟叶家对付他。

    就算她恨严家,她也不会这么做,他相信她。

    严承池指骨分明的手,缓缓的收紧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,你难道就不想我吗?我已经相思入骨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杨家祖宅。

    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坐在夏华的病床前,仔细的给他擦脸,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植物人长期躺着不动,必须有人经常给他进行按摩,活络气血,否则就算日后清醒了,也很容易因为长期不运动导致高位瘫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