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医院里。

    严承池刚走到严盛的病房门口,就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“老爷,你没事吧,我马上就去叫医生!”管家惊呼了一声,刚要站起身,就被严盛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用了,我自己的身体,我自己知道,我死了没有关系……你去跟承池说,夏家的车祸,跟我没有关系,你让他去查,一定能查出证据,不要因为我,影响了他跟夏长悦,他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,我陪不了他太多日子了,不能再给他添乱……咳咳!”

    严盛断断续续的说着话,每一句话,都像是费尽了全身的力气,双手用力的抓着管家,手背青筋泛起。

    “老爷,都这个时候,你还在替大少爷着想,可那个夏长悦根本不听你解释,就认定了你是杀人凶手,当年杨家将卫擎斯的行踪处理的那么隐秘,就连杨木雅都找不到,你怎么可能会识破他的身份,还安排人去暗杀?这分明是杨木雅还在嫉恨当年的事情,故意离间你跟大少爷!”

    管家忍不住吼道。

    “清者自清,我不怕,我只怕承池……他会不信我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你别再说了,身体重要,大少爷迟早会明白的,医生怎么还不来,我这就去给你找医生!”管家匆匆的从床边站起来,转身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看见伫立在门边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呆滞了几秒,就咚的一声跪了下来:“大少爷,你去看看老爷吧,老爷的身体被夏长悦一刺激,越来越差了,夏家的车祸真的跟老爷无关,老爷是被冤枉的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子瞳一紧,身侧的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性感的薄唇,紧紧的抿着,提步上前,走到严盛的病床前。

    看着奄奄一息的严盛,连一句质问的话,都说不出来。。

    他们主仆俩刚才的谈话,他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的任何一句质问,都会伤了一手栽培他的大伯。

    “我一生峥嵘,带着严氏财团一步步的走到今天,没有我严盛不敢承认的事情……夏家车祸的事情,真的与我无关,是杨木雅栽赃陷害……你要是不信,我愿意对着严家的列祖列宗起誓,倘若有半句假话,列祖列宗在上,让我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大伯!”严承池按下了他的手,看着只剩一口气的严盛,深邃的黑眸,覆盖着阴霾。

    以严家的祖宗起誓,这对严家嫡系的子孙而言,是重誓。

    或许这件事,真的跟严盛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可他要怎么让夏长悦相信……

    “池少,不好了!”金特助蓦地走进了病房,神色惊慌,“你让我派人盯着叶家的动静,刚刚收到消息,叶海朝着这家医院来了,现在人已经到了楼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金特助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病房的门,就被人用力的踹开了。

    叶海带着一群保镖,阴沉着脸,大步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见站在严盛病床前的严承池,走上前,一拳就朝着他揍过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