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失控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杀人凶手!你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,癌症对你的惩罚还不够,我一定会找到证据,将你送进监狱,让你剩下的日子,都在监狱里忏悔你的罪过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严盛想要说什么,眼角的余光瞥见出现在门口的严承池,蓦地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满脸胀红,像是想要解释,却说不出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双手用力的抓住被子,老眸微凸,直勾勾的瞪着夏长悦的方向。

    蓦地,喘不过气,人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池少,快,董事长晕过去了,快叫医生!”管家冲着门边的严承池喊道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身体一震,回过头,看着同样愣住门口的严承池,四目相对,短短的几步距离,两个人却像是隔了千万里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严承池转身,去叫医生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他的背影,就像看着他在一步一步的走出她的生命,眼泪一下就砸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听见了车祸的真相,也听见了她对他大伯的诅咒。

    可明知道,她不会放过严盛,他还是会义无反顾的救严盛……

    他们之间,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用力的咬着唇,咬到尝到血腥味,都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拖着无力的身体,转身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她不用问他的答案了,他已经给了她很明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走到路边,蓦地被人从身后抱进了怀里,熟悉的霸道气息,笼罩着她娇小的身子,让她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,顿时决堤。

    “既然选择了你大伯,为什么还要下来找我?严承池,你放开我!”夏长悦忍住眼泪,用力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车祸我查过,可只能证明那场车祸牵涉到严氏集团的一名出差的经理,并不能证明人就是我大伯指使的,我问过大伯,他说跟他无关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抱着她的手臂收紧,像是怕自己一松手,他就会彻底失去她。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,就算真的跟我大伯有关,他如今也时日无多,你就当可怜他,不要再追究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他?”夏长悦像是听见什么笑话,将他的手指一根根的从自己的腰上掰开,转过身,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,当年车祸出事的是我爸妈,我爸爸成了植物人,到现在还没有醒,我妈妈在那场车祸后遗症里死了……那是一手把我养大的妈妈!”

    夏长悦撕心裂肺的哭出声。

    她一直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父爱和母爱,从小幸福的在爸妈的呵护下长大。

    可直到杨木雅告诉她,她的身世,才知道,原来照顾了她二十年的人,并不是她的亲生妈妈。

    可正因为不是亲生的,夏妈妈对她的那份好,才更加让她难以接受这个真相。

    那是连亲生妈妈都做不到的呵护,到死都在担心她照顾不好自己的妈妈……

    就这么被人害死了!

    她怎么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让严盛逍遥法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