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身体一僵,错愕的看向杨木雅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是说,我爸妈当年的车祸,跟严承池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严承池,是严盛。”杨木雅眼底迸发出仇恨的幽光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派出去的私家侦探不止查到当年的车祸跟严氏有关,还查到严承池曾经派人调查过这件事,他恐怕早就知道这件事跟严盛脱不了关系,却隐瞒了下来,他是什么居心,你难道猜不到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会的……”夏长悦拼命的摇头,整个人害怕的贴到门板上,不敢置信的看着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一定跟严承池没有关系,是你为了逼我离开他,故意找的理由对不对?一定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悦悦,你这是在自欺欺人!”杨木雅拿出手机,打了一个电话,很快就有人来敲门。

    送来了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杨木雅接过文件,就递到了夏长悦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查到的车祸资料,你要是不信,可以自己看,相信这份资料,比你当年在警局看到的要完整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着眼前文件,有些害怕的不敢接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咬着牙,将文件打开,仔细的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文件从夏长悦的手里滑落,她晶莹的双眸,已经盈满了眼泪,不知所措的看着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妈妈本来不想告诉你,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认贼作父,嫁给严承池,去喊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大伯!”

    杨木雅心疼的抱住夏长悦,轻轻的拍着她的背。

    “悦悦,听妈妈的话,离开严承池,就算这件事跟他无关,可他是严盛一手培养出来的,他不会向着你!”

    “严盛……他害死了我妈,让我爸成了植物人……”夏长悦像是魔怔了一般,呐呐自语。

    夏家家破人亡,不是意外,而是被人蓄意设计。

    她蓦地伸手推开杨木雅,抓起地上的文件,拉开休息室的门,就朝着门外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悦悦!”杨木雅紧张的想要跟上去,脚下的高跟鞋一崴,一下就摔倒了地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长悦消失在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夏长悦……”严承池正郁闷的在宴会厅里喝闷酒,看见那抹往外冲的身影,蓦地将酒杯放下,提步就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像是听不见他的声音,一口气冲到路边,拦了一辆车,就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严承池瞥见她脸颊上的泪光,神经蓦地一紧,迅速的上车,调转车头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会看见夏长悦的车子在医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下了车,脚步不停,朝着vip病房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很快就冲进了严盛的病房。

    看着躺在病床上,苟延残喘的严盛,蓦地扬手,就将手上的文件,全都砸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做什么?”守在严盛身边的管家,嚯的站起身,紧张的要叫人。

    却被严盛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,都是你做的对不对?你早就知道我爸的身份,所以故意设计了夏家的车祸,为的就是让我妈永远找不到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