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悦悦,这位是李家的大少爷,李家从事电子科技方面的工作,李少爷很年轻,就是他们家族里最优秀的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介绍的声音,没有刻意压低,像是在故意刺激严承池,句句是夸奖,恨不得将那些世家公子夸到天上去,让夏长悦马上就选一个带回家。

    夏长悦听得心脏一颤一颤的,就怕严承池会沉不住气,直接上来掐死她。

    连正眼都不敢看杨木雅介绍的人,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李少爷,不知道你上个月包养的小明星,现在玩腻了,怎么今天不带着她一起过来?”严承池端着香槟,摇晃着杯子,漫不经心的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不止被点名的李少爷黑了脸,杨木雅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拉着夏长悦,又看向另外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王少爷,王家虽然向来低调,不过王少爷能力出众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挺出众的,将自己家的海外生意亏空了几个亿,还补不上,也是难得的本事。”严承池又在旁边冷飕飕的补刀。

    顿时,王少爷将手里的酒杯放到旁边的桌子上,捂着脸就离开了宴会厅。

    “王少爷,王……”杨木雅话音一顿,不甘心的再看向另外一个少爷。

    这次不等她开口,严承池已经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陈立,欠的赌债应该还清了吧?”

    “林宽裕,我记得你喜欢男人,来这里,是想找个女朋友掩人耳目?”

    “莫堪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像是在开部门会议一样,将在场的公子哥们,都挨个点名过去。

    但凡露面的,都躲不过,到最后,为了避免丢人显眼,不等严承池开口,刚才还像苍蝇一样黏着夏长悦不放的男人,顿时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几个胆小的,干脆用跑的,生怕慢一步,自己的就被严承池曝了。

    看见那些西装笔挺、道貌岸然公子哥,背地里,都有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恶劣行径,杨木雅顿时是一口气梗在胸口。

    要冲着严承池发作也不是,忍着也不是,差点憋出内伤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别以为你将人都赶走,我就会答应悦悦嫁给你!就当今天的都是些窝囊废,可我不信整个s市,就找不出一个正直优秀的男人,愿意娶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杨木雅咬牙切齿,拉着夏长悦就往休息室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一进休息室,用力的关上门。

    转过身,就对上了夏长悦冷漠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悦悦……”杨木雅看着她责怪的眼神,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替自己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来参加商会,就是为了替我相亲,逼我嫁给那些连你都不清楚底细的纨绔子弟?”夏长悦看着杨木雅伸出的手,往后退了几步,远远的避开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根本不是为了我好,你是在将我往火坑里推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听你继续骗我,我要去找严承池。”夏长悦越过她,就准备离开休息室。

    “谁都可以,唯独不能是严承池!”杨木雅看着她的背影,蓦地吼出声,“悦悦,你爸爸的车祸,不是意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