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身体一僵,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张了张嘴,想要解释什么,可又不确定杨木雅到底有没有看见严承池。

    万一她没有看见,自己不是等于不打自招了吗?

    夏长悦咬住唇,轻轻的开口问:“妈,你怎么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突然想起来,你回来到现在,我都没有正式的替你办过一场庆祝晚宴,向大家介绍,你杨家大小姐的身份。”杨木雅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目光一直看着阳台护栏的方向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眼神透着让夏长悦不寒而栗的光芒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,杨木雅其实看见了,她只是在隐忍,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为的,应该只是不跟她吵架……

    可晚宴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想到杨木雅之前说要相亲的事情,眉心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“妈,我不喜欢这种虚以委蛇的场合,更何况爸没有醒,现在办宴会,我心里总觉得不舒服,上次不是已经接受过大家的祝贺了吗,宴会可不可以不办?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就算了,但是后天有一场商会,你得陪我出席,我知道你不喜欢经商,但是杨家相关的产业,你总要涉猎一些,将来也好知道怎么请人替你打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杨木雅走上前,拉起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只有你陪我出席宴会,才能让那些以为杨家无后,在背后算计杨家的小人知道收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夏长悦轻轻的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只是去参加商会,应该没有问题,她努力不让自己无聊到睡着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俏皮的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要是杨木雅知道她一听见那些商场上的事情就开始犯困,也不知道该敢不敢带她去参加商会?

    -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夏长悦中午刚睡醒,就被杨木雅从床上拉起来,请了造型师来替她做造型。

    说什么要从头到脚的改造……

    “妈,我对整容不感兴趣,我挺喜欢你跟爸爸送我的这张脸的。”夏长悦双手护住脸,紧张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?妈只是让你化个妆,瞧把你吓的。”杨木雅挑眉,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的脸很漂亮,就是花钱去整都整不出这个效果,哪里还需要动刀。”一旁的造型师也笑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吐了吐舌头,“你们阵仗这么大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今天出嫁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胡说八道了,你第一次陪我出席商会,要是不隆重一点,可不是要让人小瞧我们杨家的继承人?”杨木雅拧眉,让她乖乖听话,配合造型师的安排。

    一个造型,就花了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一件件礼服在她身上比过,最后都被杨木雅否决了,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妈,你再不决定,我就随便穿一件了!”

    她不是职业模特,穿着高跟鞋站着不动快半个小时,人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“就刚才那件吧,鹅黄色纺纱那件长裙,不用给她化太成熟的妆,年轻靓丽的一点更适合她……对,头发不用全部挽起来,编个发髻,别在耳边会更俏皮可爱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一直站在旁边,老练的吩咐着造型师替夏长悦梳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