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杨木雅伸手拉开了衣柜的门,将偌大的衣柜,全都查看了一遍,没看见一个人影,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杨木雅转过身,看向刚才急着喊她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,就是让你快一点,我累了,想要睡觉。”夏长悦见杨木雅打开衣柜,心里简直跟坐过山车一样。

    无比庆幸刚才严承池死活不肯躲衣柜里。

    要不然,现在就该被杨木雅抓个正着了!

    可现在杨木雅还在房间里,就算严承池躲在洗手间里,也不算安全。

    万一一会儿杨木雅突然要上洗手间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抬手就狠狠的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。

    呸呸!坏的不灵好的灵!

    她在胡思乱想什么……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赶紧将起了疑心的杨木雅请出去。

    可杨木雅像是真的来替她整理衣服的,一件件的看过去,将那些不合适的,都让管家拿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才刚回来,杨木雅就给她定制了一堆的衣服,全是最新款的时装,有一些她根本都没有穿过,就又被她撤掉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的衣服够了,你不用替我准备这么多,尤其那些礼服,我根本不喜欢参加宴会,你准备了我也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走到她身后,小声的嘟哝。

    “谁说你用不上?你是我杨家的大小姐,我想好了,为了让你尽早放下严承池,我会让管家准备一场宴会,邀请整个s市的世家公子过来,让你好好看看,没准你能找到自己更喜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夏长悦的声音同时响起的,还有一道闷响声,像是什么东西被撞倒了。

    杨木雅的目光,顿时朝着洗手间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浑身一震,忙不迭的朝着洗手间走过去,“完蛋了,肯定是忘了把洗面奶放好,又掉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佯装捡洗面奶,进了洗手间,很快,又若无其事的出来,顺手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我刚喝多了,这会儿想上个洗手间。”杨木雅看着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夏长悦,眸光微闪,就朝着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我肚子痛,我先上个厕所!”夏长悦见杨木雅要进去,想也不想就又往里冲,比她快一步,杀进了洗手间,将门关上,落锁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今天有点拉肚子,可能要蹲很久,你要是看完衣服,就先去休息吧,有什么时候,可以慢点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看着眼前关上的门,手心一紧。

    迟疑了几秒,转身走回衣柜前,将夏长悦的衣服都整理好,才离开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洗手间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被某个怒气腾腾的男人压在墙面上,正用杀人的眼神盯着她。

    性感的薄唇附到她的耳畔,咬牙,“你要是敢给我看别的男人,我现在就掐死你!”

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,宴会的事情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,我已经拒绝了……”夏长悦弱弱的解释,死命的抱着他健硕的腰身,就怕严承池沉不住气,出去跟杨木雅硬碰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