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妈回来了,你快躲起来!”夏长悦一回神,都顾不上问严承池别的事情,就连忙将他拉到衣柜前,把人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奸夫?你居然让我躲衣柜!”严承池死活不肯在衣柜里待着,伟岸的身躯,大喇喇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们连孩子都有了,杨木雅就算不肯答应,也得答应我们的婚事!”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这么硬气,你出去见我妈,告诉她,我们连孩子都有了,让她给你扶正,她要是不直接让保镖揍你一顿,把你轰走,我头给你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双手抱肩,瞪着霸道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去开门,我自己藏起来。”严承池咬咬牙,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杨木雅可不是一般的女人,以她在商场雷霆的手段,有人敢溜进她家拐她女儿,她还真的能干得出让保镖揍他一顿丢出去的事情。

    杨家的保镖打不打得过他是一回事,关键被轰出去太丢人……

    等严承池藏好,夏长悦才松了一口气,走上前,伸手拉开房门,装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揉着眼睛,看着站在她门口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妈妈吵醒你了?我刚才听见你房间里有声音,我不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不让我出门了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夏长悦咬着唇,反问道。

    她很想冲着杨木雅生气,可一想到她当年不惜以死威胁杨作,将自己生下来,夏长悦就狠不下心对她恶言恶语。

    闻到杨木雅身上的酒气,微微皱起眉,“你喝酒吗?”

    杨木雅在她的印象中,一直是个端庄自持的人,她优雅从容,身上永远都透着精睿的气息,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是个让人看不穿的人。

    只有她喝醉的时候。

    夏长悦第一次见杨木雅喝醉,是在她以为卫擎斯死了的时候,也是那一次,夏长悦才知道,原来她也有脆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喝醉了杨木雅,眼睛里的悲伤,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又在她眼睛里,看见了同样的悲伤……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,那妈妈回自己的房间了。”杨木雅没有多说什么,转身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,瞥见没有关紧的衣柜门,眉心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别的事要说吗?”夏长悦注意到她的目光,抓着门把的手,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她该不会是……发现什么了?

    “没什么,妈妈只是突然想起来,比罗大师这几天要过来给你定制衣服,我想进去看看你的衣柜,好让管家将你缺的衣服款式,都补齐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的目光,直勾勾的看着衣柜的方向,漫不经心的开口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浑身一抖,差点腿软到站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这种小事,我自己检查,告诉管家就可以了,你喝了酒,还是赶紧回房间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妈妈这么多年都不能照顾你,现在能亲自做这些事情,我很高兴。”杨木雅话落,就推开门,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提步就朝着衣柜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夏长悦急着想要上去拦,却来不及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