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双手抱着膝盖,茫然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天还没有亮,窗外,只有一片黑沉,黑得像是永远看不见光芒。

    她就静静的坐在地上,一直坐到看见窗外透出光。

    看见晨曦的第一道阳光洒在阳台上,透过没有关的落地窗,投进房间里,铺满整个地面……

    她踉跄的从地上站起来,朝着阳台走过去,冬日的暖阳晒在身上,莫名的让人清醒。

    她洗了把脸,就出了房间,去看病房里的夏华。

    在病房里待了好一会儿,直到有护士提醒,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明叔,你知道叶明莎的情况怎么样了吗?她是不是脱离危险期了?”夏长悦看见管家,快步走上前,拉着他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个暂时查不到,叶家将消息封锁了,听说这次叶家家主震怒,处罚了一群照顾叶明莎的随从,要是叶明莎真的死了,恐怕……”管家摇摇头,没有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夏长悦子瞳紧了紧,转身上楼,拎了随身包,就准备去医院看看。

    刚走到大门,就被保镖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夫人有交代,没有她的允许,不让你私自离开祖宅,让你好好的留在祖宅里,照顾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怔,也不跟保镖纠缠,转身就回客厅,然后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,溜到后门。

    以为这样就可以顺利出了杨家。

    谁知道,原本一个人都没有的后门,此刻也有保镖守着。

    “不让大小姐出去,是夫人的意思,大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。”两个人身材壮实的黑衣保镖,生硬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是铁了心,不让她见严承池,连软禁这种招数,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手心一紧,转身就去找管家。

    “明叔,这个家就你最疼我了,你忍心看着我被关在家里,哪里都去不了吗?”夏长悦拉着管家,就开始软磨硬泡。

    管家从一开始的态度坚决,到后来,脸色也变得纠结。

    尤其看见夏长悦吸了吸鼻子,眼看就要哭了,连忙开口,“大小姐,夫人交代了不让你出去,我要是放你走了,夫人以后恐怕连我都不会信了,到时候你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可我现在就不知道怎么办……”夏长悦委屈的瘪嘴,无助抠着自己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,先别哭,让我好好想想。”管家绕着院子里的银杏树走了好几圈,老眸蓦地一闪,飞快的走到夏长悦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只是想见池少,你出不去,不代表池少进不来,池少的身手,混到杨家祖宅里,应该不成问题,我人老了,不能事事明察,夫人也怪罪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叔,我好爱你!”夏长悦眼睛一亮,猛地抱住管家。

    松开手,就转身往楼上跑,给严承池打电话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抹鬼魅的身影,就从杨家后院的围墙上,一跃而入,迅速的朝着夏长悦的房间跑过去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身影刚进了夏长悦的房间,大门处,蓦地传来恭敬的问候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回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