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她没死,被佣人发现,送到医院抢救了,暂时还没有脱离危险期,就算她死了,也是她自己的选择,跟谁都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冷漠的道。

    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叶明莎任何希望,叶明莎只是一厢情愿的想要嫁进严家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先送你回去。”严承池拿过她手上的外套,披到她的身上,将她娇小的身子抱起来,提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感情的事情,两个人刚好,三个人,只会伤人伤己。

    夏长悦没有从正门进杨家,偷偷摸摸的混到后门。

    从包里翻出从管家那里偷到的钥匙,打开门,就飞快的往里跑。

    看见黑漆漆的客厅,确定杨木雅已经睡了,蓦地松了一口气,提步走了进去,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“啪!”就在夏长悦踏进客厅的那一秒,黑漆漆的客厅,灯一下就亮了。

    灯火通明的客厅,如同白昼,让一切都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夏长悦手心一紧,看着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杨木雅,瞥见她难看的脸色,就知道,她一定是一直坐在这里等了她一晚上。

    弱弱的开口喊了一声,才朝着杨木雅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见到严承池了?”杨木雅挑眉,目光从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掠过,余光瞥见她脖颈上的吻痕,子瞳一紧。

    伸手就挥掉了茶几上的杯盏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一整套茶具,都被杨木雅打翻到地上,发出刺耳的碎裂声。

    还没有凉掉的茶水溅到夏长悦的脚背上,她眉心拧了拧,却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的话,你是不是都没有听进去?”杨木雅嚯的从沙发上站起来,眼神变得冷厉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,你为什么不让我跟严承池在一起,他跟叶家已经没有婚约了,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阻碍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明莎自杀了!是因为严承池,你真以为,这件事能就这么过去吗?你现在跟严承池纠缠不休,只会让叶家将矛头对准你,觉得你才是那个勾引严承池,蛊惑他跟叶明莎退婚的罪魁祸首,光是流言,就能将你压死!”

    杨木雅冷冷的开口,话落,见她脸色发白,又心疼的走上前,伸手摸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悦悦,听妈妈的话,暂时不要再见严承池,很多事情我现在没有办法跟你解释,你要相信妈妈做的任何决定,都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我好,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?自以为是的好,不是真的好。”夏长悦往后退了一步,避开了她的手,晶莹的眸,透着坚持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离开严承池,叶明莎的事情,跟他无关。”

    要是她这个时候退让,明哲保身,那严承池之前为她做的又算什么?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感情算什么?

    “悦悦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想让我认你这个妈妈,就不要阻止我跟严承池在一起,他为我做了这么多,我不可能跟他分开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往后退,不敢去看杨木雅受伤的神情,转身就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,关上门,才靠着门板,无声的滑坐到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