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看见是严承池,不仅没有让她上前,反而用力的拉着她进了杨家大门,吩咐管家关门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了?严承池就在外面,他是专门过来找我的,你为什么要让明叔关门?”夏长悦错愕的扭头看向杨木雅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她一直觉得杨木雅有心事,可她以为她是在担心夏华的病情,所以没有多问,可她明明已经答应她跟严承池在一起了,为什么还是不让严承池进杨家的门?

    夏长悦想到什么,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妈,你是不是还不知道,严承池已经跟叶家解除婚约了!”

    “悦悦,我想明白了,就算你恨我也好,我绝对不同意你现在嫁进严家!”杨木雅眸光一沉,对上夏长悦震惊的目光,没有任何的解释,只是吩咐保镖将她带回房间,自己则去了夏华的病房。

    “妈,你到底在说什么?你让他们放开我……”夏长悦呆滞了好几秒,才回过神,看着态度大变的杨木雅,激动的想要上前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是先安顿好你父亲,别的,你慢点在问夫人吧。”管家走上前,吩咐保镖放手。

    夏长悦子瞳一紧,从包里拿出手机,跟严承池说一声,让他先回去,然后转身就朝着她爸爸的病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夏华的病房,在杨家祖宅的后院。

    是杨木雅亲自请人布置的,里面的医疗器械,全是世界一流。

    就连罗斯教授,也带着他们的团队跟过来了,就住在杨家祖宅里,亲自看护着夏华,等着他清醒。

    看着几次有反应,却迟迟没有醒过来的夏华,夏长悦和杨木雅的心情,都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在他的病房里待了很久,才离开。

    一回到客厅里,夏长悦立时沉不住气,将杨木雅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妈,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你要反对我跟严承池在一起,可你之前明明答应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爸爸就你一个女儿,现在他要醒了,你难道就不想等着他清醒,亲自挽着你的手,送你出嫁吗?”杨木雅眸光闪了闪,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要等爸爸,你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,为什么不让严承池进杨家?他知道爸爸今天会接到s市,特意过来看望的,你就这么把人赶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话还没有说完,杨木雅就径直的越过她,上楼回了房间,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夏长悦愣在原地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半响,都想不明白,到底是怎么了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杨木雅的态度,一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,才发现似乎从他们离开g市,一路上,杨木雅就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在飞机上,她一直在出神,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夏华的身边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夏长悦蓦地转身朝着管家跑了过去,“明叔,你知不知道除了你,还有谁在帮我妈打理事情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的意思是?”明叔蹙眉。

    “我妈信任的人,替她处理事情的心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