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海音独自一个人上楼,走到客房门口,想了想,没有进去,而是径直的朝着颜灵的房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记得她说过,她房间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易海音走到最后一个房间,伸手拧开了房门,看见放在床头柜和桌子上的相框,眸光一柔,提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走到她的梳妆台前,拿起了放在上面的小相框。

    认出是几岁时候的颜灵,他眉宇间染上笑意,指骨分明的手指,轻轻的抚过上面的照片。

    将相框放下,转身走向她的床边,坐了下去,仰起头,打量着她虽然简洁,却处处透着温馨少女心的房间。

    浅色的窗帘,粉色的床上用品,粉色的椅子……

    专注着打量房间的易海音根本没有注意到,颜灵的床底,正趴着两个软糯糯的小身子,努力的探着脑袋,想要看拐走他们灵儿姨姨的“坏蛋”!

    蓦地,易海音想起颜灵让他上楼洗澡,他从床上站了起来,伸手开始脱身上的外套。

    将外套丢到床上,才开始脱衬衫。

    白色的衬衫一脱,立时露出精壮的身材。

    结实的胸膛,在微光中,透着迷人的色泽……

    床底下的小公主眼睛一瞪,小嘴微张着,忍不住张嘴“哇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声音还没有发出来,一只白嫩嫩的小胖手就蓦地捂住了她的嘴,将她往里拖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,飞快的捂上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笨蛋!小悦悦说了,男人的身体不能乱看!

    瀚瀚黑漆漆的大眼睛瞪着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茉茉:那你自己又看?

    瀚瀚:我是男生,男生可以看男生!

    茉茉:我是女生,女生更应该看男生!这个叔叔好帅……

    瀚瀚:……花痴!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潜伏的很有经验,半点声音都没有,光是用眼神就能吵架。

    双胞胎之间的特殊感应,让他们交流起来非常方便。

    “谁在说话?”易海音身体蓦地一转,朝着空荡荡的床看了过去,看见上面一个人都没有,微微蹙起眉。

    是他的错觉吗?

    他怎么觉得房间里还有其他人?

    易海音正准备走上前,查看一下床底,两个小家伙连忙麻利的往里钻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已经自己就快要被发现的时候,蓦地瞥见一道身影冲上楼,着急的冲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,“易海音,你先别洗澡,房间里可能有……”孩子两个字还来不及说出口,颜灵看着身上只剩下内裤的易海音,身体蓦地一僵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?”易海音一脸无辜的扭头看她。

    不是她让他上楼先洗澡的吗?

    “有什么都来不及了……”颜灵伸手捂眼睛,下一秒,想起什么,单薄的身子蓦地趴到地上,果然在她的床底发现了两个小妖孽。

    “夏舒瀚!夏舒茉!还不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完蛋,被抓包了!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见躲不过,小身子很麻利就从里面钻出来,拔腿就朝着颜灵跑过去,一人抱住她一只腿,甜甜的喊,“灵儿姨姨!”

    站在房间里的易海音,蓦地一怔,看着突然多出的两个孩子,清冷的眸,有一瞬间呆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