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走上前,站在叶海的面前,黑眸如墨,扫过叶海微胖的身躯,还有他脸上不悦的神情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沙发上落下的一条女人披肩,眸光闪了闪,在客厅里扫视了一圈。

    叶家别墅的布置,不如严家大气,却也无比奢华。

    价值高昂的珍品油画,挂满了一面墙。

    古董花瓶,不是珍藏起来,而是随意的摆在客厅里当摆饰品。

    严承池眼角的余光,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花瓶后面露出的裙摆,却若无其事的敛起眸,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而是面向叶海,径直启唇。

    “想必叶总已经知道,我今天来的目的,我知道这件事会让叶家有失颜面,所以并没有声张,加之当初两家的婚约不过是口头约定,订婚宴都没有办过,知情人本来就不多,我会对外宣称,是叶总你看不上我这个女婿,主动提出退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海眯了眯眼睛,看着态度谦逊的严承池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,严承池桀骜不驯,除了严盛这个大伯能让他收敛几分,他谁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严家说娶就娶,说不娶就要退婚,是当我叶家的女儿不值钱,任由你们挑挑拣拣吗?”叶海将雪茄按到烟灰缸里。

    严承池直接,他也扭捏,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凭什么以为,这婚你说退,我就得答应你?”

    “就凭这个。”严承池从金特助的手上,拿过一份文件,放到叶海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是我个人给叶家的一些补偿,就当做是我这个晚辈的歉意,还希望叶总能笑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海也算是见过风浪的人,叶家家底更是少人能比,他以为严承池的条件,他不可能心动。

    可当他看起文件上写的是什么的时候,眸色还是微微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这份文件是真的?!”

    “当然,叶总应该明白,比起跟严家两败俱伤,不如借着手里的文件,帮助叶家超越尚家,回到原本就属于你们的尊贵位置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黑眸冷漠,淡淡的启唇,摸准了叶海的弱点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严承池,我到底还是小看了你,只是我不明白,我的女儿到底哪里不好,明莎是我们叶家的掌上明珠,娶了她,对你只有好处!”

    叶海合上面前的文件,沉下声。

    听他这话的意思,是要答应退婚了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嘴角微扬,眸光变得温柔,正准备开口,就见叶明莎从花瓶后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爸,你忘了你刚才答应我的事情?我死都不会答应退婚的!”叶明莎情绪激动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明莎,你现在越来越任性了,这个家现在是我做主,我不许你在客人面前胡闹!”叶海一见叶明莎不顾场合冲出来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抬头看向严承池,“这份文件我收下了,女儿不懂事,需要管教,我就不送池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总请便。”严承池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叶明莎一眼,见叶海答应退婚,立时转身离开,大步的出了叶家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编辑了一条短信,发给夏长悦:“等你回来,我们就结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