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叶海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,见她哭得可怜,连忙伸手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,让她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爸爸唯一的宝贝女儿,爸爸怎么舍得看着你受委屈,这个婚,就算要退,也要是我们叶家去退,轮不到他严承池来嫌弃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不!”叶明莎情绪激动的抬起头,眼里全是惊慌,用力的抓住叶海的手,拼命地摇头,“我这辈子认定了池,除了他我谁也不嫁,爸,你帮我求他不要退婚,我不想退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莎,你在胡说什么?”叶海皱着眉,脸色全是阴霾。

    严承池这么不将他们叶家放进眼里,他不找严承池算账就不错了,怎么可能还会求他非娶自己的女儿不可,这不等于将他们叶家的脸面,送上去给他打吗?!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叶明莎一见叶海发怒,哭得更委屈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先别哭了,这件事,爸一定会给你做主,不会让严承池说要就要,说不要我女儿就不要!”

    叶海抽纸替叶明莎擦掉了眼泪,一身怒气的看向门卫,“去让严承池进来吧!”

    一听见严承池要进来,叶明莎立时就忘了哭,嚯的从沙发上站起来,扭头在客厅里四处看了一眼,最后找了不容易被发现的一人高工艺花瓶,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反正她今天是打定了主意,不管谁说什么,她都绝对不会答应退婚。

    有她在,夏长悦一辈子都别想嫁给严承池!

    见叶明莎藏好,叶海才敛起眸,在沙发上端坐好,拿出一支雪茄,慢条斯理的点燃,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吐了一圈圈的烟雾。

    朦胧间,看着那抹正朝着叶家别墅客厅走来的伟岸身影。

    一身纯手工西装,将严承池颀长的身影,勾勒的无比高贵,他迈着从容的步伐,脸上完全没有被晾了大半个小时的焦躁,反而显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气度风华,半点都不输那些从小就被精心培养的大家族继承人。

    当初就是一眼,叶海就看好他这个半路杀出来的严氏集团继承人。

    认定严承池假以时日,必定能成为人中龙凤,雄霸一方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相信自己的眼光,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严盛,将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给严承池做未婚妻。

    叶海当初也留了一手,只是答应先订婚,倘若严承池后面的表现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好,不用等严家上门,他都会亲自去退婚。

    可严承池的表现,完全超出了他的期待。

    一出手,就用雷霆的手段震住了财团里所有反对他的人,顺利的成为了新一代年轻小辈里,最优秀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也让叶海开始正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这样优秀的小辈,能成为他的女婿,没想到,等到的只是退婚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此刻脸上的神色,并不好看。

    叶家是仅次于严、尚两家的大家族,严承池说退婚就退婚,半点招呼都不打,简直不将他们叶家放进眼里。

    “叶总,突然来访,希望没有打扰到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