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刚才来之前不久,才看见他出了医院,应该是见你要醒了,担心你肚子饿,所以去买吃的了吧?我见他问了咨询台这附近哪里有好吃的粥。”

    护士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易海音俊逸的身影,出现在病房的门口。

    他短发被风吹得有些乱,俊美的脸庞,有种说不出的忧郁,却依旧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手里,提着两个打包盒,上面印着一个大写的“粥”字。

    他真的去给她买粥了?

    颜灵微怔,回过神,就见护士已经出去了,病房里,就剩下她跟刚从外面赶回来的易海音。

    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奇怪……

    颜灵想要问他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,可话到嘴边,想着隐瞒他,偷偷吃药的事情,又有些心虚不敢问。

    要等易海音主动解释,可等了半天,他都只是站在她的床边看着她,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颜灵紧张的攥紧了被子,瞪大了眼睛看他。

    易海音抿着薄唇,眼神复杂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两个人像是在比谁的眼睛大,半响,都没有人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“咕噜……”颜灵的肚子,突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窘迫的伸手按住小肚子,小脸囧的恨不得钻进被窝里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叫不好,这个时候叫,真是丢死人了。

    易海音像是突然回过神,将手上的粥放到桌子上,拆开包装,端起一碗粥,就坐到床边,用勺子舀起来吹凉,然后递到她的嘴边。

    颜灵看着送到嘴边的粥,再看了一眼他还是没有表情的俊脸,乖乖的张嘴吃饭。

    等一碗粥吃了一半,她觉得饱了,才抓住易海音的手,低低的启唇,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还是很沙哑,透着一丝委屈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他对她这么冷漠。

    冷漠到,如果不是她不舒服,他就会揍她一样,一点都不像护士嘴里说的那么担心她。

    他以前总喜欢抱着喊她的名字,简单的一句“灵儿”,都能被他喊得缱绻悸动。

    可他今天从进来到现在,一声都没有喊过她……

    颜灵明显感觉到,他在生气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懂,他到底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易海音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,却只有简单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有,你明明在生气,我感觉到了!”颜灵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海音将粥碗放下,扭头看她,只是看着她,黑眸氤氲着复杂的光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是不是做错了……”颜灵见他这样,小手绞着被子,低下小脑袋,小声的道歉。

    话落,单薄的身子就突然被易海音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他下巴抵在她的发顶,眼神阴郁,声音透着黯哑,“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我把你逼得太紧了,是我不好,我以后不会了,答应我,不要再做伤害自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灵眼神暗了暗,心脏猛地抽紧。

    手更用力的抓住被子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真的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原本只是想要他高兴,没有想过会惹他生气。